感謝這次主辦人莊道弦同學的用心,看著同學的照片回憶著我們逝去的青春、致西子灣的歲月,很高興每一年都能這麼固定的舉行,年度的盛事、中正國小的同學會。

很羨慕大部分的同學都有著一份固定的收入,我是天上的星星註定要在外流浪,藉燃燒自己換取一點微薄的台幣,同學會碰到帶團也是萬般的不願意,唯獨靠著LINE的照片覬覦,靦然視息那上課桌緊鄰界線旁的鄰居,當然還有我們最敬愛的惠文老師,和那位一路代替我們陪伴她身邊好可愛的師丈。

我的工作是導遊,被迫就是要在一個當地人玩膩的地方展現虛偽的熱情,唯獨來到西子灣,我總會幻想踩著那些年我們一同走過的足印,然後跟來自對岸的客人吹噓,只要穿過了那座山洞,就是隱身於哈瑪星之絕世獨立的國境。

在遊覽車上介紹著我的求學事跡,我在校平庸個頭不高,在同儕中經常需要抬頭仰望班花的高度。翻牆記憶某個場景,放學前有些同學玩千百力(殺共匪的遊戲)圍著那棵老榕樹,我跨坐在教室的窗台,假裝擦著玻璃手裡還拿著舊報紙當做是抹布,突然天外飛來一個用尼龍繩絮、汽水蓋、純手工的毽子,讓我負責的玻璃一角裂了一小片蜘蛛,我不敢說只能每天上課偷偷地望著那道陰影,很怕哪天會被憲兵抓走,後來真的要感謝一位班草,某天他空翻旋踢了一只毽子,然後就徹底解決了問題...........。

"那位班草叫朱步群",同學會舉辦至今還不知道他跑去哪裡?今年我湊巧要帶小陸所以不能成為同學會的班底,但我真的好想念所有的同學,下一屆同學會的主持人王允宏同學,我們是不是該利用這一年的時間,提供一些訊息給他,期待明年能有更多人參加,我倘若沒團我一定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