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回到我的小世界吧

我本是惆悵之人,擁有不了所謂的快樂,筆尖譜寫不出唯美的風花雪月,只是流露這淡淡的疼痛,淡淡的哀傷。——藍色妖姬。
喜歡雪,喜歡佇立在雪地裡,康泰旅遊凝視著片片雪花從眼前飄落。
心神恍惚間,輕笑,期待,這場雪,誰與我共賞?
這風中的雪,我稱之謂亂雪。
為什麼呢?因這風無規律的刮,自然也擾亂了雪本來的蹤跡。
寒風中,髮絲飛揚。
亂雪紛飛處,我駐足。閉目凝神,輕舒雙臂。這雪輕輕落入我的掌心,如新nuskin 產品借我的體溫,融化成水,點點涼意,絲絲傳入體內。雪融為水,只是瞬間,但竟已是兩個世界。
這雪,愛你的晶瑩剔透,愛你的潔白無暇。但竟懼怕你這與生俱來的寒意。融入你中,冰了我的手,涼了我的心。轉身處,輕啟雙眸,蒼茫大地,白雪皚皚,電動桌竟掩埋了我欲尋找的溫存。
該如何?能如何?
我驚慌,我閃躲,我想逃開,我欲離去。無奈,竟已如影隨形!
動盪浮生擾亂了似水流年,繁華過往吻痛了無奈曾經。流連處,原來,我的世界竟只為你繁華。你的世界已無我容身之處,我的世界又盡是瘡痍。試問:我該何去何從?我又該如何安撫那顆已不再平靜的心。破敗的靈魂,殘破的內心,你是否在用這滲入骨髓的痛來留戀這靈魂裡的愛。
驀然抬頭,淚流滿面,慘澹的笑容浮現在我的唇邊。此時方知,原來忘記竟是最難的。有些事情根本是無法忘掉的,只是,或許,抑或,時間會淡化一切吧!
輕倚窗前,在遐想,culturelle 香港在遙思,我的思緒隨這亂雪天馬行空。不知我嚮往的海邊是否已是冬天,是否也在飄雪?
我就是雪,雪就是我,我的思緒所到之處都會漫天飛雪吧!
回神片刻,雪仍在下,淡淡地,輕輕地……       
呵呵!我還是回到我的小世界吧,只是,我的眼神依然閃爍著不同的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