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對高校辦學實行專業評價,而淡化行政評價。行政評價會導致高校辦學追求短期辦學政績,而不會關注長周期的教學工作。在國外世界一流大學,學校也開展學術研究、社會服務等工作,但是大學的核心功能是培養人才;大學開展學術研究、社會服務的出發點,也是培育一流人才。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指出,高校領導的注意力要首先在本科聚焦,教師的精力要首先在本科集中,學校的資源要首先在本科配置,教學條件和教學工具要首先在本科使用,教學方法和激勵機制要首先在本科創新,核心競爭力和辦學質量要首先在本科檢驗,發展戰略和辦學理念要首先在本科實踐,核心價值體系要首先在本科確立。這就是明確本科教育在學校辦學的核心地位,學校不能本末倒置。對大學辦學進行專業評價,就要把本科教育的開展情況作為主要評價指標,比如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評價美國大學,采用的指標就是新生錄取率、新生留校率、教育資源利用率(有多少20人以下的班級教學)、畢業率、校友捐贈率等,這些都是圍繞教學過程而展開。

  其次,大學不宜再對教師進行量化評價,要引入專業同行評價,由教授委員會管理學校的教學事務,評價每個教師的教育貢獻和能力。如果能切實建立起不參與本科教育就不是合格教授的評價體系,意味著院士不參與本科教育也會被評為“不合格”,這就會令所有教授都重視本科教育,將其視為分內必須完成的工作。概而言之,重視本科教育,就要在評價體系改革上動真格,讓校長和高校教師不得不重視、參與本科教育。(作者系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7月15日上午,《2018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質量年度報告》發布會在北京舉行。自2012年以來,由全國高職高專校長聯席會議委托,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和麥可思研究院共同編制的高職質量年報已經連續發布七年。七年來,報告始終堅持需求導向、堅持第三方視角、堅持創新發展,逐步形成了由學生成長成才、學校辦學實力、政策發展環境、國際影響力和服務貢獻力構成的“五維質量觀”,探索建立了不同維度質量評價的指標體系,持續引導高等職業教育強化內涵、提升質量,成為社會了解高等職業教育的重要窗口。

  報告顯示:

首先,要對高校辦學實行專業評價,而淡化行政評價。行政評價會導致高校辦學追求短期辦學政績,而不會關注長周期的教學工作。在國外世界一流大學,學校也開展學術研究、社會服務等工作,但是大學的核心功能是培養人才;大學開展學術研究、社會服務的出發點,也是培育一流人才。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指出,高校領導的注意力要首先在本科聚焦,教師的精力要首先在本科集中,學校的資源要首先在本科配置,教學條件和教學工具要首先在本科使用,教學方法和激勵機制要首先在本科創新,核心競爭力和辦學質量要首先在本科檢驗,發展戰略和辦學理念要首先在本科實踐,核心價值體系要首先在本科確立。這就是明確本科教育在學校辦學的核心地位,學校不能本末倒置。對大學辦學進行專業評價,就要把本科教育的開展情況作為主要評價指標,比如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評價美國大學,采用的指標就是新生錄取率、新生留校率、教育資源利用率(有多少20人以下的班級教學)、畢業率、校友捐贈率等,這些都是圍繞教學過程而展開。

其次,大學不宜再對教師進行量化評價,要引入專業同行評價,由教授委員會管理學校的教學事務,評價每個教師的教育貢獻和能力。如果能切實建立起不參與本科教育就不是合格教授的評價體系,意味著院士不參與本科教育也會被評為“不合格”,這就會令所有教授都重視本科教育,將其視為分內必須完成的工作。概而言之,重視本科教育,就要在評價體系改革上動真格,讓校長和高校教師不得不重視、參與本科教育。(作者系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7月15日上午,《2018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質量年度報告》發布會在北京舉行。自2012年以來,由全國高職高專校長聯席會議委托,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和麥可思研究院共同編制的高職質量年報已經連續發布七年。七年來,報告始終堅持需求導向、堅持第三方視角、堅持創新發展,逐步形成了由學生成長成才、學校辦學實力、政策發展環境、國際影響力和服務貢獻力構成的“五維質量觀”,探索建立了不同維度質量評價的指標體系,持續引導高等職業教育強化內涵、提升質量,成為社會了解高等職業教育的重要窗口。

報告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