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中的“學”有多層含義,從哲學的觀點看,孔子論學可被分析為循序漸進五個階段。先是初學階段,《論語》第一句話“學而時習之”的“學”“習”指經常溫習夫子的教誨,在熟記消化前人知識的基礎上“舉一反三”“溫故知新”。第二階段的“學”,指不但對外物“多識”而能“一以貫之”,更重要的是認識自己。孔子對同時代沽名釣譽的學風感到失望,他說“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荀子解釋說,“為己之學”是“君子之學”,“美其身”“一可以為法則”,而“為人之學”是“小人之學”,為滿足他人胃口甘當“禽犢”。

  用現在話來說,“君子之學”升華自身,以自律為普遍的行動准則;而“小人之學”媚俗取寵,騙取名利。這些思想堪與康德的道德哲學相媲美,而孔子進一步提出更高要求。孔子有句名言:“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向他人學什麼呢?孔子接著說:“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第三階段的“從善之學”是向他人學習,他人的好處要效仿,他人的不好之處要引以為鑒,“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學”的第四階段是“成人”之學。孔子列舉的“成人”品格包括“知”“不欲”“勇”“藝”和“文”,“成人”的行動准則是“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皇侃注曰:“久要,舊約也。平生者,少年時也。”),恪守年少時的志向和承諾,終生不渝,“亦可以為成人矣”。就是說,“成人”不等於“成年人”,而是成熟的、完全的人格。“學”的最高階段是“修己安人”,孔子說:“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連堯舜也不能做到,但仁人志士不妨而且應該把“內聖外王”作為理想來追求。

  在“學”和“人格”等話題上,蘇格拉底和孔子可謂心有靈犀一點通。在柏拉圖的《理想國》中,蘇格拉底在不同層次上談論愛智慧。

  一是,自然城邦護衛者的學習好比獵犬的訓練,“愛學習和愛智慧是一回事”,這相當於孔子所說“不亦說乎”的初學。二是,在靈魂中,愛智慧是理性控制欲望和激情的節制,以及指導靈魂各部分和諧狀態的正義,這相當於“為己之學”。

  三是,在正義城邦中,愛智慧是立法者、輔助者和生產者各司其職,或用中國經典的話來說,“君子思不出其位”,各司其職而競相為善的正義,相當於“從善之學”。四是,哲學家愛智慧是愛真理,愛美本身,愛善本身,本性愛智慧的人成為哲學家,經曆了艱難曲折、上下求索的學習過程,最後實現了少時天賦,成為“具有良好的記性,敏於理解,豁達大度,溫文爾雅,愛好、親近真理、正義、勇敢和節制”的完人,這相當於“成人之學”。

  五是,蘇格拉底問道:“難道不是只能把國家托付給這樣的人嗎?”由此得出“哲學家王”的結論。蘇格拉底知道,他的結論只是一個理想,“或許天上建有它的一個原型,讓凡是希望看見它的人能看到自己在那裏定居下來。至於它是現在存在還是將來才能存在,都沒有關系,反正他只有在這種城邦裏才能參與政治”。不能不看到這個理想與“內聖外王”之道有異曲同工之處。

  《論語》中的“學”有多層含義,從哲學的觀點看,孔子論學可被分析為循序漸進五個階段。先是初學階段,《論語》第一句話“學而時習之”的“學”“習”指經常溫習夫子的教誨,在熟記消化前人知識的基礎上“舉一反三”“溫故知新”。第二階段的“學”,指不但對外物“多識”而能“一以貫之”,更重要的是認識自己。孔子對同時代沽名釣譽的學風感到失望,他說“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荀子解釋說,“為己之學”是“君子之學”,“美其身”“一可以為法則”,而“為人之學”是“小人之學”,為滿足他人胃口甘當“禽犢”。

  用現在話來說,,以自律為普遍的行動准則;而“小人之學”媚俗取寵,騙取名利。這些思想堪與康德的道德哲學相媲美,而孔子進一步提出更高要求。孔子有句名言:“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向他人學什麼呢?孔子接著說:“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第三階段的“從善之學”是向他人學習,他人的好處要效仿,他人的不好之處要引以為鑒,“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學”的第四階段是“成人”之學。孔子列舉的“成人”品格包括“知”“不欲”“勇”“藝”和“文”,“成人”的行動准則是“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皇侃注曰:“久要,舊約也。平生者,少年時也。”),恪守年少時的志向和承諾,終生不渝,“亦可以為成人矣”。就是說,“成人”不等於“成年人”,而是成熟的、完全的人格。“學”的最高階段是“修己安人”,孔子說:“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連堯舜也不能做到,但仁人志士不妨而且應該把“內聖外王”作為理想來追求。

  在“學”和“人格”等話題上,蘇格拉底和孔子可謂心有靈犀一點通。在柏拉圖的《理想國》中,蘇格拉底在不同層次上談論愛智慧。

  一是,自然城邦護衛者的學習好比獵犬的訓練,“愛學習和愛智慧是一回事”,這相當於孔子所說“不亦說乎”的初學。二是,在靈魂中,愛智慧是理性控制欲望和激情的節制,以及指導靈魂各部分和諧狀態的正義,這相當於“為己之學”。

  三是,在正義城邦中,愛智慧是立法者、輔助者和生產者各司其職,或用中國經典的話來說,“君子思不出其位”,各司其職而競相為善的正義,相當於“從善之學”。四是,哲學家愛智慧是愛真理,愛美本身,愛善本身,本性愛智慧的人成為哲學家,經曆了艱難曲折、上下求索的學習過程,最後實現了少時天賦,成為“具有良好的記性,敏於理解,豁達大度,溫文爾雅,愛好、親近真理、正義、勇敢和節制”的完人,這相當於“成人之學”。

  五是,蘇格拉底問道:“難道不是只能把國家托付給這樣的人嗎?”由此得出“哲學家王”的結論。蘇格拉底知道,他的結論只是一個理想,“或許天上建有它的一個原型,讓凡是希望看見它的人能看到自己在那裏定居下來。至於它是現在存在還是將來才能存在,都沒有關系,反正他只有在這種城邦裏才能參與政治”。不能不看到這個理想與“內聖外王”之道有異曲同工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