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黃鶴樓覽長江水 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我雖沒有聽到《梅花落》的曲子,但我是於五月的淺夏,從遙遠的北方來到武昌,來看看崔顥筆下的黃鶴樓;來看看李白擱筆的黃鶴樓;來看看“天下江山第一樓”的黃鶴樓;來看看“天下絕景”的黃鶴樓。

黃鶴樓位於湖北省武昌的蛇山上,由於崔顥的《黃鶴樓》“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複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晴川曆曆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而名馳天下,據說李白看見崔顥的詩連聲說:“絕妙”,“絕妙”為之擱筆,相傳曾有“一拳捶碎黃鶴樓,一腳踢翻鸚鵡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的讚歎。為此,園中還特建造了一個擱筆亭。

今天的黃鶴樓,經過多次的修建比唐朝時期的黃鶴樓,更加雄偉壯闊。五層樓台,每層樓台上都有大大的,圓圓的紅柱。每層樓台的畫梁都是五顏六色,栩栩如生。每層樓台都是飛簷翹角,古色古香。每層樓台的頂部都有金光閃閃的琉璃瓦,在陽光的照射下非常璀璨,非常的耀眼。黃鶴樓她巍巍聳立著,顯得是那麽的莊嚴,那麽偉岸,那麽神聖。

昔日的黃鶴雖然不在,但在一樓大廳的正麵牆上用色彩不一的陶瓷,鑲嵌著黃鶴展翅飛翔的美麗壁畫。在五樓大廳上也有銅鑄的黃鶴雕塑。遊人們紛紛在這裏拍照留念。

讀詩品墨黃鶴樓,樓上遙望龜山秀。在黃鶴樓上有崔顥的詩,也有其他名家的詩,當你細細品讀,慢慢回味時,感覺震撼心靈,受益匪淺。登上黃鶴樓,極目遠眺,對麵的龜山是那麽莽莽蒼蒼,鬱鬱蔥蔥,細細看那龜山,正在那裏悠然自得地,靜悄悄地,含情脈脈地,注視著蛇山,看著蛇山上的人來人往,看著蛇山上的熱鬧非常,愛意綿綿的注視蛇山的點點變化。武漢長江大橋,如若一條飄逸的,長長的紐帶,把龜山和蛇山牢牢地連接起來。武漢長江大橋也如若龜山與蛇山的手臂他們緊緊地拉起手來,共同守衛著長江這個浩瀚的水域。(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半煙半霧半朦朧,百舸百舟百浪湧。登上黃鶴樓,極目遠眺,那滾滾的長江,浩浩瀚瀚的,蜿蜿蜒蜒的,煙濛濛,霧濛濛的,煙霧彌漫的江麵顯得特別的神秘。似乎看見了大禹在豎起大拇指,佩服今天的驕子把江水馴服得如此的溫溫順順,乖乖地服務於人民,殷勤地妝點著城市的風景,努力地美化著城市的容顏。

看那江麵上的船隻,遊艇,這一艘,那一艘的。也有漸行漸遠的孤帆,那是:誰人辭別黃鶴樓,夏花五月沿江遊。“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古琴悠悠濤聲鳴,江灘茵茵雁聲洪。再看那武漢長江大橋,如若天然的大大的古琴,橫放江麵上。修得整整齊齊長江的兩岸,被洶湧澎湃的江水不住的拍打著,拍打著,衝刷著,衝刷著,發出那節奏鮮明,韻律鏗鏘的震撼的音樂,那不正是伯牙撫著古琴激昂的演奏嗎?演奏的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的長江風範吧!江風拂過,琴聲悠揚,是那麽婉轉,是那麽動聽,每個音符都扣著靜靜聽音樂的遊人的心弦。是那麽沁人心脾,是那麽美的韻律綿綿。

濤濤的江水,翻滾著,澎湃著,洶湧著……如若那大型的音樂會,時而鏗鏘激昂,時而婉轉悠揚。牽引著我的思緒,引領著我的腳步,迎著五月燦爛的驕陽,信步順流而行,走在那環境整潔,綠柳婆娑,百花爭豔,香氣襲人的美麗的江灘上,心裏不勝感慨,“惟楚有才”把江灘打造的如此美麗壯觀。清脆的雁鳴,劃破了由江風洗過的長空,看那江水中,一浪接一浪的,層層的浪花,激昂著,翻滾著,四濺著,濺在堤岸上,那潔白的水珠,如若那美麗的珍珠,在陽光的照射下,晶瑩剔透,閃閃發亮,光彩奪目,美麗極了。

伶伶玉女黃鶴樓,詩卷江水千古流。黃鶴樓你如若一位伶伶的玉女,長江如若那長長的詩卷,伶伶的玉女你拿著長長的詩卷千百年來,你纖柔清伶,亭亭玉立在這裏等待著,守候著……你伴著柳浪翩翩,你伴著百鳥爭鳴,眉宇間刻著你的心事,眼角處寫著你的相思。那一頁頁裝裱的詩卷上,書寫著最美的朦朧詩,那一頁頁裝裱的詩卷上,書寫著最含蓄的婉約詞,那一頁頁裝裱的詩卷上,書寫著最壯闊,蕩人心脾的曾經的輝煌與燦爛的篇章,也書寫著催人淚下的日暮鄉關是怎樣的遙遠,也書寫了煙波江上是怎樣的滿目哀愁,也一定會書寫著我赫書芳千裏迢迢來這裏的艱辛吧…..

騷客佳墨韻千秋,水光山色拱一樓。黃鶴樓多少年來,有多少騷客雅士千裏而來,登樓覽江感慨萬千。有多少文人墨客雅興賦詩,揮毫留墨,使之悠悠的水韻蕩著悠悠的詩韻。擱筆亭的韻味,擱筆亭的風華,垂釣了多少文人的詩興和雅趣,吸引多少騷客前來觀顧。長長的碑廊留下多少平平仄仄的韻律,長長的碑廊留下多少濃濃淡淡的墨寶,長長的碑廊留下多少意境深遠詩詞佳作。

“漢口夕陽斜渡鳥,”蛇山江水載詩流。夕陽西下,濤濤的江水粼粼金光,跳躍著燦爛的詩花明媚著,閃爍著,耀眼著。美麗的蛇山在夕陽的晚妝下,更顯得婀娜多姿。遊黃鶴樓讓我遊興未盡,遊黃鶴樓讓我流連忘返,遊黃鶴樓讓鍾愛詩文。覽長江水讓我看不夠的浪花,覽長江水讓我聽不夠的濤聲,覽長江水讓我讀不夠的水韻。當要離開黃鶴樓的那一刻,還在心裏默念黃鶴樓的一樓大廳的楹聯:“爽氣西來,雲霧掃開天地撼;大江東去,波濤洗淨古今愁。”是多麽好楹聯,讓人讀了蕩氣回腸。是呀!大江東去,洶湧澎湃,濤濤疊浪衝刷了古今多少憂,洗淨了古今多少愁,也一定會洗淨我的憂愁與煩惱的。在夕陽下,波光粼粼的長江水,金輝燦燦的黃鶴樓,綠葉閃閃的龜蛇山,是多少美的地方,我還會來的……

2017年7月1日星期六 赫書芳

原文地址:https://www.sanwen8.cn/subject/awwly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