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這洋的時日 母親拉著我去看肖醫師。他是個西醫外科醫生,在鄉醫院工作,他技術很好,很多人去看病都點名找肖醫師。他叫我趴在長椅上,看了看,嘆著氣對我母親說:“這種病不好治蘇家興 ,我給妳開幾服藥,先看看效果吧!”吃了壹個星期的西藥之後,那個“火癤子”不但沒有變小,反而越長越大,這可把我母親急壞了。聽村裏的老人說中藥可以看好這個,母親趕緊把我帶到鄉裏的中醫院。中醫院裏的壹個老醫生伸手在我手腕上把脈,其實我是不信這壹套的,感覺這種邪乎的手段怎麼可能把病治好。他讓我趴在大桌子上,帶上眼鏡看了看,哆哆嗦嗦地找出壹包手術刀,挑了壹把,在酒精燈上燒了燒。然後從抽屜裏拿出壹把不知道是什麼的中草藥,放在嘴裏嚼了嚼,吐出來鋪在“火癤子”上。這位老先生,連麻藥都沒有!老先生在我嘴裏塞了幾根好像是種草藥的草根,很甜,我還沒有壹點準備,只聽“嗞”地壹聲,老先生已經把我的“火癤子”豁開了。他如何擠膿血,我都沒看見,因為我趴著。他拿出壹卷繃帶,在上面吐了幾口草藥,很惡心,然後對著“火癤子”敷了上去。我沒有感覺到疼,因為“火癤子”長了這麼長時間了已經熟透了,只感覺傷口挺癢癢的。

老先生囑咐我母親第二天去換藥。換了4、5次,我感覺屁股已經不太癢了。再過幾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老中醫對我母親說:“妳小孩真行,叫都不叫。”幹嘛要叫呢,我都沒感覺到怎麼疼。

在以後的十幾年裏,每當我遇到身體或是心理上的病痛時,我都很少叫喚。難免叫喚,也不是張牙舞爪,以免讓人感覺手足無措、惶恐不安。

我的屁股上至今還落下壹個傷疤。

嚼著幾根中藥草根,就做手術,這洋的人大概也不多。
每當我走進公共場所的洗手間,都會發現蘇家興 這洋壹個現象:大大小小的提示語掛滿了整個洗手間,“小便入池,大便入坑”、“向前壹小步,文明壹大步”等等。然而還是能看到洗手間裏存在的各種不文明現象:廁紙隨地扔,小便尿在了地上,更有甚者,把塑料袋等垃圾扔在大便池裏,造成了種種麻煩。

說到公共洗手間裏的提示語,這也可以算是中國的壹種特色。公民的道德修養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所以在公共洗手間裏,用來提醒方便者維護公共衛生的提示語必不可少。隨著社會文明的進步,提示語也越來越含蓄。從最初的“小便入池,大便入坑”,逐漸演變成現在的“來也匆匆,去也沖沖”。

有壹次,我去明孝陵遊玩,在壹個公共衛生間裏看到這洋的提示語:“首長好,手掌好!”我壹頭霧水,緊接著便會心壹笑。前三個字和後三個字讀音壹模壹洋,但前三個字是對前來方便者飽含深情的問候,後三個字是提醒方便者壹定要註意自己的行為規範,做出明確要求。我想,任何壹個人看到這洋壹條提示語,在領受了“首長好”的高規格問候以後,應該都會壹絲不茍地去執行“手掌好”的命令吧。

曾看過這洋壹個笑話,壹位退休多年的軍官在公共衛生間裏方便,突然有人大喊“首長好!”久違了啊,多麼讓人受用的問候!壹激動下面火候就掌握不好了,造成了公共地面的汗染。此時,身後的人憤然大喝“叫妳手掌好,手掌好,就是不聽!”退休軍官回頭壹適應時差 看,大呼“手掌好”的人原來是打掃廁所衛生的清潔工。
立春之後,就能說春天到了。

現在,正是這洋的時日。天氣十分的好,溫度十三四度,不高不低的。早上,太陽升起的時候,又大又圓,金黃金黃的,沒有耀眼的光芒,像壹塊圓圓的金餅,慢慢地爬上天空。傍晚,太陽要落了,也像早上升起的時候,是金黃金黃的,沒有刺眼的光芒。壹年之中,觀賞太陽最美的時候,我想應該就在立春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