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下幽藍的歎息

清瘦綿長的曲調,在柔軟的心箋婉約,從鬢邊飄過,落下一串江南的雨。黯然的遺忘,昔時的露珠,飄逸了多少輪回,在風聲裏,和著誰的舊曲……;落寞的塵路,在一場煙花中,呼喚著誰的歌唱頭髮生長速度

傷痕的纏綿,淒婉的繾綣,在一抹風情中,曲折連綿風雨,醞釀的破了,散了;曾經的繽紛絢爛,擺渡的水波,再也無法彈唱萬紫千紅,姑蘇城外的夜風,一縷一縷穿過悴色剪影,刺穿紅塵眷戀,那徘徊纏繞在蘇子河畔,飄逾在傘影裏的誓言,卷住了春花秋月的等候。剪開的輪回,漸漸遠去,和著孤獨的倒影……

淒涼的燥熱,渲染的夜晚,搖曳的罌粟花開,滲出月影的腥紅。那夜,也就是那個洶湧澎湃的夜,再也無法月光如水,清風無邊,再也無法溫柔你的笑臉讓你的呼吸彌漫枕邊;纏綿悱惻總是帶傷,漫延的風景總是蒼涼,冷卻的柔情皇帝蟹,心痛,難以複加。

匆匆的塵世,牽手的流年,駐足的淚光,閃爍了誰的情感無羈迸發,將彼此的激情耗盡而無法靠岸。花開了,花落了,才知道,有一種愛,不是花落的傷;

如果,我只是你彼岸的一只船,來世風雨,你會再讓我泊進你美麗的心岸?散落的心瓣,回望的往昔,徘徊的孤單,愛情,能否煙消雲散。如果來世你還是一片雪花,我願是那蒼涼的大地,用一片潔淨擁抱你輕盈的潔白;如果你還是一只低旋的海鷗,我願是那遍碧藍的海洋,用柔軟的胸懷映著你驕傲的飛翔曾璧山中學

相遇難相知,擦肩的片刻,追逐的畫面太濃,也許至今都無法讓你回望。那個秋,淡了整個夢,怕我的心音踏碎了你平靜的下一季花開;在遙遠的路途,我靜靜的聽著在遙遠繽紛的枝頭花開的聲音,看你微笑的心田,靜靜的邁步;風落了,雨塵了,那場相遇,不是我貪婪著夢,不是我心靈荒蕪的填補,是我想給你的心田永遠瑰色芬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