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漸涼的秋風將天空吹得更高遠、當孤獨的孩子望斷南飛雁、當滿樹的綠葉變成橙黃、當累累碩果掛滿枝頭的時候,便又到了菊花飄香的時節。

我喜歡菊花,這一直是我心底的秘密,我不敢說出周向榮 來,因為我怕別人說我是一個附庸風雅的人。為什麼放著鮮豔的玫瑰、高雅的牡丹不喜歡,而偏偏喜歡孤傲的菊花?那麼我要說,我有我的理由。

我欣賞菊花的淡定。

一朵朵香菊在院子裏安然綻放,嬌美的花蝶在花叢中翩翩跳周向榮 起不知名的舞。早上霧氣漸漸散去後,在那金色的陽光下,一位老人扛著鋤頭,提著竹籃,向院中走去。“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他吟唱著詩句,步履悠閒地跨進了院子。他就是陶淵明瞭。幽幽的菊香與他左右陪伴,田間的耕耘給他自給自足;閒暇時,便用清泉之水沏上一杯淡淡的菊花茶,獨自細細品味;農忙時,便與菊花相依相伴,其樂無窮。不得不說,陶淵明的確生活得很自由自在,他時刻散發出一種與眾不同的超然與豁達。

我欣賞菊花的傲氣。

你是否還記得那個嚮往絕對自由、毅然決定“曳尾於塗中”的莊子?這個心如澄澈秋水、形如不系之舟的清高居士,雖擁有舉世無雙的才華,卻不曾向權貴低頭,寧願一生過著清貧的生活。那麼你是否也想勸他出世入仕,希望他能為國家為黎民百姓做一番大事業?然而莊子有他自己的人生觀。他篤定自己就該像一只高飛萬裏的大鵬,只有天空才是他的樂園,如果有人強留他在這喧囂塵世,那他將會失去生命的活力。所以,我們不要勉為其難,就讓那孤傲脫俗的菊花永遠陪著他吧。

我欣賞菊花的剛烈。

自鴉片戰爭以來,無數仁人志士為了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周向榮而前仆後繼,拋頭顱灑熱血,他們認為他們死得有尊嚴,那才是他們的英雄本色。對此,許多人都不理解,而我只能說,雖然一朵菊花枯萎了,但那淡淡的花香,卻永遠流香百世,為此,我們用菊花來祭奠他們。

菊花飄香的季節,我漫步在菊園,欣賞著菊花的淡雅,品味著菊花的清香,感受著那種超然物外的氣度,一次又一次被折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