恣意的筆尖再一次落在潔紙上時,我發現青春的旅途;早已過半,伴隨著匆匆的腳步,我聽見,在時光深處,有著蒼老的等待。歲月的蹉跎的不以為然,不知所措的情絲裏,讓人早以寫不盡那些季節裏的離別和歎息。停留在心頭的悲傷總是那麼的燦爛,浪漫的邂逅,總會給每一段故事填滿太多陌生與風景,在一次次的歡聚中,落下了故事的帳幕,來不及說聲再見。

六月,沉重的步伐帶上了別離的節奏,在青春的迪士尼樂園門票光年裏,淺唱著幾度情衷的邂逅,離愁像纏綿在指尖的憂傷,在陽光的細碎裏,沐浴著悸動心頭的疼痛,無法呼吸。回首那些歲月裏的熟悉,突然好像陌生了好多,無奈的歡聚和別離一樣,都是那麼的黯然失色,在感情中相互折磨,生命裏的冒失逝去了心頭的平衡,無法回味的青春就這樣慢慢的謝幕。

盛夏的清風吹佛著眼眸裏的傷思,不知道有多少日子還能想現在一樣,回憶的畫筆在腦海中勾出許多太多未曾別離的畫面,總是那麼的淺笑安然。編制著青春遠走的夢境,記憶的輕舟好像在歲月的河流裏蕩漾,泛起了波波漣漪心間的愁歡,在生命裏遺忘下了太多回不去的畫面,我們的校園時光,最後的同學聚會,行色匆匆裏,那些上課的身影,講臺上的導師。

青春是風的色彩,跌跌轉轉的歲月,記錄著光陰裏的流轉,季節在輪回裏複返,褶鄒在回憶的脈絡裏,總會回憶一切人,想念一段曾經。花開花謝,潮起潮落,都是那麼的清晰可見,悲傷在指尖起舞,心碎在夢裏頹廢,往事在風裏悲哀,像一首離歌,歌盡人散,唱在過去飄在未來,是太多的捨不得和忘記,下一站的我們,終將各赴天涯。

鏤刻的風情,在花季裏,讓我們接受歲月的痕跡,往昔的筆跡在闃然的凡塵裏,讓我們目送。相逢是短暫的,散落的時候怎麼會天長地久呢?望著窗外的天空,眼神裏總是有著滯滯的無助,翻著熟悉的相冊,回憶著熟悉的情景,淚水一幕幕,呈現在眼前,是回憶太過傷人還是更本就不懂的去遺忘,沒有歡笑的樣子更讓人不喜歡這一刻的自己,靜謐無聲的安靜擾亂了千裏之外的憂傷。

青春,一個傷心的字眼,太多與淚水交融的回憶,似乎都充滿著相聚和分離,當時光的沙漏一去不復返時,記憶猶如被日子一天天的剝落和消減,似乎讓所有的人都能感覺到,六月的去斑療程天空下,驕陽的照射彌漫裏,淚水早已流淌的那些肆意張揚,無法挽留的別離,歌唱了太多關於你我她過去的一幕幕,散落在被距離拉長的天涯,默默地目送遠去,那一個個匆別背陰。

我們都執著與夢想的跌落,在努力下付出了太多關於成績追求,在青春太多的波浪裏,無法抗拒那停留在眼淚裏的執念,為了更好的生活和工作,為了更好的學習和幻境,每個人都追求自己想要的渴望,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同學時的我們,愛情裏的你我她,每個人都有自己想走的路,意念裏,我好想記得,所有的選擇都在追求裏變更,喜歡自己喜歡做的事,喜歡自己嚮往的城市,因為,在那裏還有很多夢想裏的渴望。

懷念那段時光裏的剪影,生命裏的下一站,我們都無法預知。青春倉促的旅途,充滿著太多陌生的風景,總有一些人,停在記憶的觥籌交錯間,就算捨不得去分離那一段曾感覺幸福的愛情,不想去擱淺親如兄弟的情誼,總怕天涯拉長所有的距離,不舍的情懷裏,如何去抵擋青春漸遠漸行的蒼老,或許;上天都給我們留一段靜好的時光,在百花爭豔的四季輪回裏,讓記憶的海水清香四溢,距離裏的顏色雕刻我們最美的珍藏。

生命裏的太多,是註定好的結局,就算我們去如何揮霍,都無法更變定格在青春裏的浮浮沉沉,時光的漩渦更不可能把定格的東西拉的地久天長。學著去接受一種高傲的姿態,面對是不可抵擋的勇氣,眷戀的盛裝在屬於自己的夢想裏早已著上了心的旅程。打開夢想裏的窗口,讓青春遠航,載滿憧憬的羽翼,飛翔夢裏的藍天,隨心所欲的去和青春賽跑,尋找屬於自己的歡歌。

指尖凝聚了青春離別的歌,盛夏的天空擾亂了安靜裏的歎息,年華深處,記得我曾來過的蹤影,你的天涯,有我淚灑的離歌,夢想的未來,有我記憶的擦肩,青澀年華裏,寫滿過青春的奏曲,淺描細畫的菲傭心海,有我目送的淚水,繁華深處,有黑色寂寥的夢幻,色彩斑駁的慌亂裏,太多過於不是所錯的張望,夜夢的六月,青春在缺憾裏唱出了離歌。

緣分的天空下,青春觸碰著離別的憂鬱,歲月的河岸,彌漫著青春的感傷,存放在記憶裏的眼淚,是光陰流逝的蹤跡,碾碎了刻骨銘心的痛楚,我們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那如花似錦的唯美光年,回不去那傾心動弦的校園,回憶儲存了難以忘懷的共鳴,季節的懸浮在天涯眺望,悄逝的旋律在青春裏歌唱,邂逅的細語在憂傷裏歎息,光陰暗淡了起初的色彩,青春的步伐演繹悲歡離合的燦爛時光。

六月的天空,滿是悲傷,紛亂著幸福的唏噓,讓我穿上了歎息的霓裳,悄無聲息的喧囂在寧靜的筆尖裏,再也尋不到一絲安然,或許是離別起伏的不安,或許是我根本捨不得離別。空空地守著回憶的輪渡,淺吟絮語。沉浮如潮湧的襲涓,滿眸說不清的無法言語,生命原本就是在一次次輪回擱淺裏,那麼的聚散無常,可為什麼眼淚總是打轉不停?頹廢地放肆無奈裏的離去,青春的離歌,唱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