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茂的花朵
南丹吾隘至天峨段的木棉花,也許是氣候的原因,別處的木棉花已凋落盡了,這裏的木棉花才開始綻放,而且綻開的花色也特別的濃豔。到吾隘看木棉花無論是蕩舟紅水河,最好脫毛中心還是驅車漫遊吾隘至天峨的公路上看木棉花,都有著一種不同的感受。盛開的木棉花尤如繽紛的碎霞,綴染著疊翠的紅水河畔倒映河中。乘船暢遊紅水河,心隨船兒劃開河面漸入佳境。那殷紅豔麗的木棉花影隨著水波蕩漾,天上的白雲在水裏,水裏的花在雲天上,船在水中走,船在天上遊,此情此景直叫人分不清是夢與醒,仿佛仙飄的身影,在水底天中的畫裏暢遊,心裏感到無比的愜意飄逸……

驅車漫遊吾隘至天峨的公路上看木棉花,停車公路橋邊,憑欄透過淹映於橋邊的木棉花,看紅河裏往返的車船,蝶影翩翩燕影斜,木棉花情意綿綿,船兒依依紅河悠悠,Dr Max教材一種濃濃的相思與思念,令過往車船的人兒斷腸木棉花頭。尤其是歇腳丹峨公路,岔往吾隘街頭路口的古木棉樹下,木棉花那令人欣慰的情意,更使人情思飛揚。

吾隘街頭路口的古木棉樹,它的樹冠特別高大挺拔,密茂的花朵特別紅豔動人,盛開的花朵把整叢樹冠燃燒得如霞似火,映飾著過往行人的眼簾,像是在呼喚人們,Dr Max Disney感受她那繽紛的丰姿醉人的情懷。歇腳這古木棉樹下,踏著凋落滿地的木棉花朵,舒吸陣陣沁人心脾的花香,陶醉飄逸的心境,便有著一種“心靜漸知春似海,花深每覺影生香”的感覺。一切紅顏塵世的煩憂隨風飄散淡忘。

仰首木棉花樹上,蜂戲蝶戀著木棉花的芬芳,燦爛的木棉花不時隨風凋落,凋落的花朵不知是風的追求,還是樹對花的不挽留,或許是陶醉於花中的鳥兒,在花叢中爭枝嬉戲,不小心掠落花朵。凋落的花朵不時落打在人的身上,像是給人一種問候和祝福,令人暢快的心裏浮想聯翩,飄逸的心緒隨著前來拾花的孩子們,爭搶著剛落下的花朵——那愉悅的歡笑聲和清婉的鳥語,飄蕩於木棉樹上的花心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