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次遞開,燕兒正從遠方趕回來,赴這場春日盛宴。綠水繞人家,燕兒穿柳,拋下幾粒吳依軟語,碎念聲聲。柳韻清音,撫平你心上的褶皺,讓你愣怔在那裡。既而心湖蕩漾,釣起幾縷念想,幾縷歡暢,眼角眉梢,喜不自勝.
花兒不負流年,逢春又開。把暗藏的心事開成枝頭的羞赧,迎風笑靨,燦如花海。如霞,如雪,如火,團花簇簇,暗香流轉。蜂飛蝶舞,柳燕穿空。如此春日融融,芬芳四溢的時節健康飲食,輕剪一段美好時光,與花兒對語。世人只歎春光短,哪賞春花靜日長。而我終於淡住了流年裡的憂傷,攜一份淡淡的心境,靜賞春花。
最喜在柳綠花紅時節,把自已精心妝扮一番,紅衣拍照。這些年的鏡頭裡,不知定格了多少我的微笑,似乎要摧毀網路群芳似的,拍盡人間春色。然後題跋上“桃花依舊笑春風”“柳綠桃紅又一春”等字樣,自賞一番,存入空間相冊。如今,春花又開,最喜為我拍照的人身在他方,怕是難為我趕上這場春花盛宴。
春花開時,總能想起那句詩來:“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花兒不負流年,春來自在開,而賞花的人可否懂得花語?此時,沒有人為我紅衫拍 照,我卻甘心為花兒拍照,覺得這樣才不負那些花兒的容顏。橫著拍豎著拍,變換各種角度與姿勢,拍盡花兒的微笑。最喜鏡頭裡,單取一枝春,或只取一朵、兩 朵,或獨放或含苞。這需要審美元素,捕捉鏡頭裡的詩意芬芳.
眾芳中,桃花是美豔的少女,是待嫁的新娘。含春粉面,迷人笑靨,從詩經的平平仄仄中走來。“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醉了多少文人雅士的春心,心甘情願為之把盞臨風,為之展宣研墨!都城南莊的人面桃花,千百年來笑對春風,到底是笑對那書生的失意還是得意呢燃燒脂肪
如花美眷,當屬杏花。“半邊紅杏倚雲栽”,那份花火,是點燃的青春熱情,而“一枝紅杏出牆來”,就是那不份不安生,那旁逸斜出的一枝,活潑潑的可人,撩撥得你的情思,剪不斷理還亂,欲罷不能。
櫻花是純真與浪漫的完美結合。活潑而不放縱,浪漫而不失真純。每到櫻花繁盛時節,總能想起那首日本歌曲“櫻花般的愛戀”。櫻花是有故事的,這故事裡的思慕與掛牽,鐫刻在心上,鐫刻在流年,成為季節裡不變的守望與等待。
梨花,是眾芳裡的冷豔姿,雨潤花開如雪白。《長恨歌》中有“梨花一枝春帶雨”,那一枝的嬌豔欲滴,是非要在雨後黃昏,才能深味這冷香凝字,才能觸到花魂花骨。為此,也曾癡癡搜字句,為梨花而賦詩一首:梨花一枝帶露開,冷香靜妍守素懷。敬告群芳休相妒,雪魄冰魂落凡來適量運動.
生命中, 有多少餘暇時光,盡付這春日花語,癡癡慕慕,纏繞絲絲縷縷。莫笑癡心對花語,只因惜取眼前春。花開一季,得有人欣賞。那些花兒,在我的鏡頭裡開了又落,便 也值了。不去細想大觀園裡的眾芳花顏,“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只惜取枝頭,花顏俏麗,凝香花骨,握住芳魂一縷,於融融春日,靜日生香,與花 兒對語。花日安好,便是晴天。

春花次遞開,燕兒正從遠方趕回來,赴這場春日盛宴。綠水繞人家,燕兒穿柳,拋下幾粒吳依軟語,碎念聲聲。柳韻清音,撫平你心上的褶皺,讓你愣怔在那裡。既而心湖蕩漾,釣起幾縷念想,幾縷歡暢,眼角眉梢,喜不自勝.
花兒不負流年,逢春又開。把暗藏的心事開成枝頭的羞赧,迎風笑靨,燦如花海。如霞,如雪,如火,團花簇簇,暗香流轉。蜂飛蝶舞,柳燕穿空。如此春日融融,芬芳四溢的時節,輕剪一段美好時光,與花兒對語。世人只歎春光短,哪賞春花靜日長。而我終於淡住了流年裡的憂傷,攜一份淡淡的心境,靜賞春花。
最喜在柳綠花紅時節,把自已精心妝扮一番,紅衣拍照。這些年的鏡頭裡,不知定格了多少我的微笑,似乎要摧毀網路群芳似的,拍盡人間春色。然後題跋上“桃花依舊笑春風”“柳綠桃紅又一春”等字樣,自賞一番,存入空間相冊適量運動 。如今,春花又開,最喜為我拍照的人身在他方,怕是難為我趕上這場春花盛宴。
春花開時,總能想起那句詩來:“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花兒不負流年,春來自在開,而賞花的人可否懂得花語?此時,沒有人為我紅衫拍 照,我卻甘心為花兒拍照,覺得這樣才不負那些花兒的容顏。橫著拍豎著拍,變換各種角度與姿勢,拍盡花兒的微笑。最喜鏡頭裡,單取一枝春,或只取一朵、兩 朵,或獨放或含苞。這需要審美元素,捕捉鏡頭裡的詩意芬芳.
眾芳中,桃花是美豔的少女,是待嫁的新娘。含春粉面,迷人笑靨,從詩經的平平仄仄中走來。“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醉了多少文人雅士的春心,心甘情願為之把盞臨風,為之展宣研墨!都城南莊的人面桃花,千百年來笑對春風,到底是笑對那書生的失意還是得意呢?
如花美眷,當屬杏花。“半邊紅杏倚雲栽”,那份花火,是點燃的青春熱情,而“一枝紅杏出牆來”,就是那不份不安生,那旁逸斜出的一枝,活潑潑的可人,撩撥得你的情思,剪不斷理還亂,欲罷不能。
櫻花是純真與浪漫的完美結合。活潑而不放縱,浪漫而不失真純。每到櫻花繁盛時節,總能想起那首日本歌曲“櫻花般的愛戀”。櫻花是有故事的,這故事裡的思慕與掛牽,鐫刻在心上,鐫刻在流年,成為季節裡不變的守望與等待健康飲食
梨花,是眾芳裡的冷豔姿,雨潤花開如雪白。《長恨歌》中有“梨花一枝春帶雨”,那一枝的嬌豔欲滴,是非要在雨後黃昏,才能深味這冷香凝字,才能觸到花魂花骨。為此,也曾癡癡搜字句,為梨花而賦詩一首:梨花一枝帶露開,冷香靜妍守素懷。敬告群芳休相妒,雪魄冰魂落凡來.
生命中, 有多少餘暇時光,盡付這春日花語,癡癡慕慕,纏繞絲絲縷縷。莫笑癡心對花語,只因惜取眼前春。花開一季,得有人欣賞。那些花兒,在我的鏡頭裡開了又落,便 也值了。不去細想大觀園裡的眾芳花顏,“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只惜取枝頭,花顏俏麗,凝香花骨,握住芳魂一縷,於融融春日,靜日生香,與花 兒對語。花日安好,便是晴天燃燒脂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