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經過總會在不經意間拾起歲月點點的回憶、困在記憶的城,任憑記憶回程,溫習過往,斷斷續續搖搖晃晃的抖落了一地的荒涼,不再空等幸福大駕光臨,不牽一塵,萬般自在,意遊天地浩大,暢然浮生幾載曾幾何時那份感情已支離破碎,面目全非,人世間的事很多如此,偶然相遇,偶然相離,此番種種更多的是一種無奈,唯一要做的就是塵封保存好原初的美好,留下純粹的念想在心間,安然無故的去行走下一方天地。可能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真空的聖地帶著固執的純真和力不能及的想忘之人事,而今已時過境遷好多看似早已塵埃落定,成全了雲淡風輕,那麼過了就過了心空了便已不再那麼累,當一個人迷戀上回憶的時候說明現在過得不幸福,我亦很久如此,忽然就覺得自己就是大海上遺落的一滴陽光,在寬闊的命運中漂泊,卻總有很多時候是那麼飄忽不定,無奈過,迷茫過,卻始終在追尋著一種明亮透明的生活,就如一滴陽光般輕盈灑脫…​​…
有一天我飄到上帝面前,乞求借我第三隻眼,給我一線天窗,是為了珍惜幸福擴散的因子,她沒有同情,卻給了我一滴陽光的溫暖,可我卻在一直暗淡,一個人漂泊的地方,所有的等待與起伏都只與光陰有關,無關往來,無關喜憂,無關溫暖,於是我的光芒便一點一點的暗淡,在等待中我變得如此輕盈。
也許每一段點滴的人生都會是一段美麗的故事,這樣的故事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就會重新洗滌著我在現實中傷口,痛的心安,如此而已,卻不能減輕我心的重量,於是在在找尋明天的生活時學會了放空自己,放空那個已飽經風霜的心,我帶著自己還僅剩的一點光芒,走進小橋流水的世界,帶著純真的心去感受那蟬鳴蟲叫涼風過的大自然美景,感受著那自由無拘無束的生活,或許很短,但足以蕩去我一身的塵埃。
我本溫暖,卻感覺清冷,努力擺脫世俗的束縛,卻徒勞,亦看淡,卻始終心存遺憾,原本已經覺得看淡了許多事,但真正走到那一步還是無法跨越,一步而已,卻猶如隔世之距,永遠是在原地渡步,一些無為的負擔,增加的是重量,背負的極限被打破,面臨的是崩潰的人生,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卻也徒勞,最後的抉擇無法下定,亦枉然越來越看不清自己了,是絕情?是冷血?是懦弱?是無知……是只能抉擇於逃避,還是本來就屬於逃避中人,盲目的找尋著一種曾經的感覺,卻一直找不到。心欲絕,素顏改,遙望著熟悉而又陌生的彼岸,待不盡的胡思亂想,種種思緒唯我一人可知,這也許是我人生的可悲,但更可悲的是我卻更改不了一點,於是嘗試著習慣,後來確實也做到了,然後在我的世界我覺得很好,我在騙著自己,騙得那麼徹底……
我本想無欲無求過著自己的生活,不繫一舟,可我發現我也只是個凡人,那些濫俗的世事不免俗套的在一點一點蠶食著我,看不透紅塵,所以我還在紅塵裡苦苦的掙扎,帶著期望和責任在這個世界平凡的走著,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站在人群中央,渺小的就如同一滴被遺落的陽光,如此般默無生跡,,太多的累贅,彷彿下一刻就會將我的防線一一擊潰。我本不該在黑夜出現,也許是,也許不是,仰望星空,挑逗心旋的群星,似乎在訴說著,訴說著流光帶不走的漂泊,黯淡的我失去了往日的種種,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呼喚,在羈絆我的到來,忽起的清風撫慰我疲倦的眼皮沉眠,運轉的思緒開始停滯不前,不知何時起,一幅幅清晰的畫面在我的腦海裡幻化成片,忽被喚醒,發現眼角竟殘留著一滴淚珠,我的心開始迷亂,不可名狀,夢境來的這般悄無聲息,猝不及防。
總是習慣默默行走在車水馬龍之間,川行在寧靜的山林之中。有時候只是想走走,想避開別人炙熱的目光,想遠離城市的喧囂,想尋一方淨土。有時候只是想細品明媚的陽光,想在清新的空氣下小憩……一切在文字下總是能讓我滿足,依偎與心情的等待,只有文字的溫暖,只怕別人不懂,拼命的掙扎,拼命的消耗。在只言片語中陳訴,在時光流逝中體會,季節侵蝕了風景,風景侵蝕了心情,心情侵蝕了文字。景為情止,情何以傍。滿目蕭瑟,不見知音與,孑然自戀,赴一場顛沛流離的跌宕。不是我否定成熟,更不是我討厭收穫,用一種經歷否定另一種經歷,那是一種幼稚的自虐,只有一切變得平靜如初平淡無奇的時候,誰還會去拒絕平庸的感動。
每每經過總會在不經意間拾起歲月點點的回憶、困在記憶的城,任憑記憶回程,溫習過往,斷斷續續搖搖晃晃的抖落了一地的荒涼,不再空等幸福大駕光臨,不牽一塵,萬般自在,意遊天地浩大,暢然浮生幾載曾幾何時那份感情已支離破碎,面目全非,人世間的事很多如此,偶然相遇,偶然相離,Galaxy 防水殼此番種種更多的是一種無奈,唯一要做的就是塵封保存好原初的美好,留下純粹的念想在心間,安然無故的去行走下一方天地。可能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真空的聖地帶著固執的純真和力不能及的想忘之人事,而今已時過境遷好多看似早已塵埃落定,成全了雲淡風輕,那麼過了就過了心空了便已不再那麼累,當一個人迷戀上回憶的時候說明現在過得不幸福,我亦很久如此,忽然就覺得自己就是大海上遺落的一滴陽光,在寬闊的命運中漂泊,卻總有很多時候是那麼飄忽不定,無奈過,迷茫過,卻始終在追尋著一種明亮透明的生活,就如一滴陽光般輕盈灑脫…​​…
有一天我飄到上帝面前,乞求借我第三隻眼,給我一線天窗,是為了珍惜幸福擴散的因子,她沒有同情,卻給了我一滴陽光的溫暖,可我卻在一直暗淡,一個人漂泊的地方,所有的等待與起伏都只與光陰有關,無關往來,無關喜憂,無關溫暖,於是我的光芒便一點一點的暗淡,在等待中我變得如此輕盈。
也許每一段點滴的人生都會是一段美麗的故事,這樣的故事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就會重新洗滌著我在現實中傷口,痛的心安,如此而已,卻不能減輕我心的重量,於是在在找尋明天的生活時學會了放空自己,放空那個已飽經風霜的心,我帶著自己還僅剩的一點光芒,走進小橋流水的世界,帶著純真的心去感受那蟬鳴蟲叫涼風過的大自然美景,感受著那自由無拘無束的生活,或許很短,但足以蕩去我一身的塵埃。
我本溫暖,卻感覺清冷,努力擺脫世俗的束縛,卻徒勞,亦看淡,
曾壁山中學卻始終心存遺憾,原本已經覺得看淡了許多事,但真正走到那一步還是無法跨越,一步而已,卻猶如隔世之距,永遠是在原地渡步,一些無為的負擔,增加的是重量,背負的極限被打破,面臨的是崩潰的人生,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卻也徒勞,最後的抉擇無法下定,亦枉然越來越看不清自己了,是絕情?是冷血?是懦弱?是無知……是只能抉擇於逃避,還是本來就屬於逃避中人,盲目的找尋著一種曾經的感覺,卻一直找不到。心欲絕,素顏改,遙望著熟悉而又陌生的彼岸,待不盡的胡思亂想,種種思緒唯我一人可知,這也許是我人生的可悲,但更可悲的是我卻更改不了一點,於是嘗試著習慣,後來確實也做到了,然後在我的世界我覺得很好,我在騙著自己,騙得那麼徹底……
我本想無欲無求過著自己的生活,不繫一舟,可我發現我也只是個凡人,那些濫俗的世事不免俗套的在一點一點蠶食著我,看不透紅塵,所以我還在紅塵裡苦苦的掙扎,帶著期望和責任在這個世界平凡的走著,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站在人群中央,渺小的就如同一滴被遺落的陽光,如此般默無生跡,,太多的累贅,彷彿下一刻就會將我的防線一一擊潰。我本不該在黑夜出現,也許是,也許不是,仰望星空,挑逗心旋的群星,似乎在訴說著,訴說著流光帶不走的漂泊,黯淡的我失去了往日的種種,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呼喚,在羈絆我的到來,忽起的清風撫慰我疲倦的眼皮沉眠,運轉的思緒開始停滯不前,不知何時起,一幅幅清晰的畫面在我的腦海裡幻化成片,忽被喚醒,發現眼角竟殘留著一滴淚珠,我的心開始迷亂,不可名狀,夢境來的這般悄無聲息,猝不及防。
總是習慣默默行走在車水馬龍之間,川行在寧靜的山林之中。有時候只是想走走,想避開別人炙熱的目光,想遠離城市的喧囂,想尋一方淨土。有時候只是想細品明媚的陽光,
牛欄牌問題奶粉想在清新的空氣下小憩……一切在文字下總是能讓我滿足,依偎與心情的等待,只有文字的溫暖,只怕別人不懂,拼命的掙扎,拼命的消耗。在只言片語中陳訴,在時光流逝中體會,季節侵蝕了風景,風景侵蝕了心情,心情侵蝕了文字。景為情止,情何以傍。滿目蕭瑟,不見知音與,孑然自戀,赴一場顛沛流離的跌宕。不是我否定成熟,更不是我討厭收穫,用一種經歷否定另一種經歷,那是一種幼稚的自虐,只有一切變得平靜如初平淡無奇的時候,誰還會去拒絕平庸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