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闊的大海是蒼穹饋贈給地球的禮物

遼闊的大海是蒼穹饋贈給地球的禮物,巍峨的群山是地球躁動後凝固的沉穩,神秘的道教是華夏信奉的原發本土教,而這些景色與人文嶗山集萃一體。細思量,單列已是奇觀遇到更是緣分,三者相融在一起更是可遇不可求。nuskin 如新依山傍海山海相依,大海澎湃群山屹立,動靜結合道法自然,天籟結合絕美單一。
去嶗山的時候走錯了路,懵懵懂懂地從最東不是景區大門的茶場進的山。這一錯,也許是歪打正著,更加能長距離親近嶗山的峻美。尋路的時候無意走進了一家農家茶寮,不來不知道,卻原來地處北方的嶗山還產茶。茶寮寬敞窗明几淨,坐在小木凳上慢條斯理地品開了嶗山茶。喝一杯,茶湯清綠淡淡豆香,品一盞,先苦後甜別有滋味,其間聽著主人的介紹,更覺得未近嶗山已咂滋味。
一邊是大海,一邊是高山,聽大海濤聲,觀滿山翠綠。主人講,對面貼山是他家的茶園,海邊泊岸是他家的漁船,真鬧不清主人的身份是農家還是漁家,或兼而是之,品過茶買些許繼續出發。
對嶗山的印象初始于蒲松齡先生《聊齋志異》中的嶗山道士。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去青島時路過嶗山未進,遺憾了這多年,今天算是還願來了。
走進嶗山便感到了仙山的魅力。這路,石條鋪就,這坡,層懸陡立,開始是行走,繼而為登山,最後成攀爬。走、登、爬,姿勢不同勁力漸窮,可見路之艱難。好在路半有小小的平臺歇腳,吁吁汗流拾階而坐。不知怎的,想起了登南嶽時‘半山亭’的一幅楹聯:“遵道而行,但到半途須努力,會心不遠,要登絕頂莫辭勞。”神仙道教相通相融,此情此景憑添“這山望著那山高”也是有感而發了。
遠看嶗山走進細觀,樹木青翠,白色的山體格外醒目。尤具特色的是,山岩龜裂出天然不規則的形狀,岩隙泛著蒼勁的黑色,看上去山體就像建築中經過了刻意的勾縫工序。如新集團縫隙裡有的長草,有的長樹,倔強的生命力令人嘆服。絕大多數還是裸露著,一種山體的自然美昭然若揭。
自古名山都與佛道有緣,嶗山更是在歷史的長河中確立了自己的顯赫位置。不同的文化底蘊烘托,道教文化的源遠流長沿路皆拾。累了,平心靜氣得觀賞一幅石刻,渴了,喝水的同時品味著道家文化。看路邊,一石成景,巨石似山,穩懸不定,仙風自來。
攀上嶗頂心曠神怡。俯視,海岸線秀美看得見白色的浪花,小村莊臨海紅頂白牆透著俏麗。平視,‘嶗山頂峰’‘海天一色’的標誌性紅字碑刻分外醒目,一種山高我為峰的自豪感發自內心。
嶗山雄峙黃海,海拔1133米,有‘近海名山’‘神窟仙宅’‘靈異之府’的美譽。嶗山是道教名山,除了地理位置特殊,更因有丘處機、張三豐這樣的頂級道教仙家在此修行過而享譽道教界。
享海風颯颯,聽松濤陣陣,沿著石徑向西徐行,果不其然,在一塊巨石上刻著‘聽濤’兩個塗綠的大字。綠蔭伴行,一陣嘩嘩的水聲從路側的綠樹叢中傳來,心中納悶兒,難道峻極的嶗頂上有水?下坡循聲找去,只見一條涓涓細流在樹叢中蜿蜒流淌。枯枝羈絆,溪石阻擋,一個小小的跌宕,溪水翻出了娟秀的白色浪花,嘩嘩的天籟由此發聲。
感慨,嶗山壯在山,美在水,闊在海,崇道教,自古就是帝王、墨客文人的嚮往地。史載,秦皇漢武都到過嶗山,唐玄宗派人來此煉丹;李白、蘇東坡、鄭板橋曾到此遊歷過;更有蒲松齡大師在此寫出不朽的名篇。身在仙山,俯瞰大海,聽溪彈琴,真是一種求之難得的美幻境界。
小徑迴旋一路下坡,水聲入耳,綠樹篩蔭,下意識抬頭間,一角飛簷入目,道觀隱約在現。觸景生情,嶗山在歷史上曾是道教的重要傳播地,據傳,最興盛時有九宮八觀七十二庵,太清宮、上清宮、太平宮都有千年以上的歷史。嶗山曾經佛道並存,由於歷史的原因道教逐漸成了標榜的主體。但見,道觀清幽香煙嫋嫋,流水潺潺古觀名花,暗香陣陣銀杏繁茂,蝶飛蜂舞人間福地。千年的道觀,千年的銀杏樹;巍然的巨石,玄妙的太極圖。遊人悄聲觀覽觀宇肅穆相迎,道家意境融在山水之間,古色古香撲面而來。
嶗山得天獨厚,經大自然的鬼斧神工,nu skin香港造就了數個氣勢磅礴飛流濺玉的瀑布,其中潮音瀑、玉龍瀑最為有名。究其源泉山高水長,正可謂山有多高水有多高,這正是嶗山的獨特之處。上蒼造物淼淼玄機,道家仙境渺渺境地,仙山尋道感悟神奇,不去探尋水的出處也罷。
海依著山,山偎著海,山情海韻,大美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