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小時候舊家旁邊的一條小路,有爸爸為我們圈住的幸福,童話中才有的蓮霧樹,爸爸下班回來我坐在鞦韆上看書,姐姐急著告狀說我今天在學校被同學欺負。

從來不會去記壽山的路怎麼走,只知道跟在爸爸的屁股後頭,因為我好怕突然竄出來的野狗,不像現在滿坑滿谷的獼猴,和帶著棍棒冷血的山友。

踏著爸爸曾經踩過的足跡,汗水牌內衣比較接近您的氣息,印象裡,那是爸爸存在的呼吸,也是夢中擦不乾的淚滴。

 

過年前,好想說:爸爸我好想您!

如果有神蹟,真想知道您在哪裡?我會好好照顧媽媽,直到與您再次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