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吃得相當複雜的島嶼,圈禁了一群貪婪自以為是的豬,把屈膝當成軟土,把試吃當成饗午,那排隊就是最好的偽裝,仿效文明優雅的亦步亦趨,只有鯨吞沒有蠶食,所以很多的動物為了謀生,漸漸學著豬的習性,穿著豬的外皮,套著豬蹄,成就了一個豬的群體,但也漸漸失去了秩序。

 

直到產生了一共主,它透過豬鼻樑上的鏡片謙卑地看著,這一坨杯盤狼藉的豬式社會,它自認唯有改革才能真正讓豬做主,因此開始產生階級與對立,依品種分綠豬與藍豬,依產地分南豬和北豬,命令像一道閃電,瞬間那些披著豬皮的動物,一下子失去了遮掩,擁擠的年貨大街,看不到盡頭的試吃隊伍,霎時才恍然發現,原來絕大部分排隊的是靈長的人類!大家一開始尷尬地互望,然後是稀稀落落的鼓譟,最後是開始有節奏地大喊,還我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