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一下子甩拋過河,一步一腳印來擾亂並探聽敵情,心知這一別再也回不了頭,頂著硬皮最多也是四年,隨時做好犧牲的準備,除非那個邊邊不起眼,到最後很可能就是斬帥的那一位。

象和士平常只出一張嘴,要離開也只能繞著主子轉圈圈,必要時吞顆子彈捱上一槍,功高蓋主暗箭難防。

車性急躁橫衝直撞,吃東西特別大聲、喜歡叫囂沒事愛喊將。

砲喜歡隔山觀虎鬥,拿別人當墊背,躲在身後放冷箭,有時候卻大喇喇的跨對方底線,油品這麼多種為什麼一定要加92無鉛。

 

馬喜歡拐彎抹角,想要作勢攻擊還得不時回頭牽制,又要馬兒跑又要拐馬腳,馬的後面是砲,前面是草,吃回頭草咱們說馬是水母腦,不顧後面的砲又批鬥馬的耳朵長滿鹿茸的毛,眼看紅帥不但鋸馬還清倉他的馬巢,外面養了一群沒用的車砲,現在想想我們是不是欠馬一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