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團連著八天早起,其實我膝知肚明,大家來台灣參訪,也想圖個清靜,每天搞得那麼緊湊,美其名是學習情緒高昂,說穿了就是一件很不優雅的事情,因為每天在車上補眠,好像永遠都補不回去,下車要勉強擠出一絲微笑,比榨出兩滴尿還難。

明明知道餐廳吐不出象牙,主廚硬要客人張嘴大啖,後來變成所有調味料全下,味覺錯亂比賽,吃了怎能不烙賽。

我很喜歡接到客人之後,再做行程以及餐廳的調整,既然要客製化,就客製化到底,結果公司訂得很高興,我臨時要改餐廳,改到自己熊熊要發神經。來比誇張是嗎?老闆不好意思,剛剛才接到客人,但整團都被調查局接走了~要查手錶膩?最誇張的是,老闆我們這團PM2.5超標現在機場出不來~騙肖ㄟ!飄都能飄過來,飛卻飛不過來?

 

台灣很多建案,都會取一個日本名字,好像都會超級賣,若取個中國古地名或三國名將,好像房子會賣到代銷去趕羚羊,大家都在意文字上的敘述,洋洋灑灑的一堆行程,抵不過導遊一句明天十點出門,再好聽的日本案名,也被一個月薪水三萬的夢想給打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