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高齡化,原本公園有個荷花池,現已經荒廢,並且和隔壁功德院臭水溝相連接,幾年前大家建議里長開挖整治,土方和礫石可在旁增設一條健康步道,里長挺菊但反荷,她從小對荷花過敏,出門坐四圈名轎,在家有御用捏腳,要經費一句話~辦不到!

上個月工程單位探勘,發現荷花池底下蘊藏豐富的天然氣,可以發展火力發電廠,里長一聽,不得了光是每個月的回饋金,少說也是幾百萬,連忙招開社區里民大會,當地居民怎麼可能同意,退伍老兵張伯開玩笑的說:大夥都多大年紀了,蓋個火葬場也許還用得著,當初要你蓋個健康步道,現在連個鬼影都沒得瞧,如今要蓋火電廠,俺這條老命跟你搞。

里長一口氣嚥不下,索性來個玉石俱焚,在自家透天五樓的圍牆畫了幾朵反過來的荷花明志,還貼了一整牆的石頭,怎樣恁爸有錢就是不愿蓋,要健康步道自己上來。

 

圍觀的人群中,此時只見張伯不疾不徐,頭插三隻羽毛標,身綁一條繩草,像西部牛仔將其往上一拋,恰巧圈上頂樓的柱子,宛若鐘擺在牆上斜走著,大聲咆嘯:你奶奶的熊,當年的東西橫貫公路是俺開鑿的。

張伯自1949忍氣吞聲數十年,綠皮藍骨殘喘在菊里間,原來他是江湖上傳說中的蜘蛛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