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在金門馬山當觀測官,因為離大陸最近又是重點單位,所以督導不斷,正所謂雞卵密密也有縫,儘管我做得再好再周全,還是每督必倒,不過也因為如此才激發了我的鬥志,我靠腿夾蛋一改苟且偷安的散漫,足足準備了一個月,從裡到外、上到下、左到右,迎接長官的到來。

當天指揮官比預計的時間提早了三個小時抵達,早上0530大老遠就聽到小黑的叫聲,殺個措手不及劃破前哨的寧謐,從大門衛兵一路檢查到望遠鏡,從每日報表到戰備庫存彈藥,一整天,真的不豪洨足足一整天,包含三餐伙食一併考核,整個觀測所如被翻一層皮過來,直到晚上八點指揮官才離開,共計14.5個小時。

 


離開前他很不屑地指著其中一名觀測兵的鼻子,說:都很好,就是這名二兵面腔看了不爽,另外爾後各個觀測所都以你們為示範單位,史稱馬觀條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