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位朋友到韓國玩了五天,那天打電話給他,他恰巧在機場,就說已經平安抵達台灣,現在在車上,回到家再和我聯繫,結果一等就是一個禮拜,我知道我不怪他,因為旅遊也是會累。

以前我在機場上班,通常都是回程班機的旅客比較會complain,我們這些小地勤,沒幾位是李大仁,通常都只有挨罵的份,但我們還是~蔡董造成您的不便深感抱歉,當作念經幫客人超渡,每天一千遍也不厭倦。

遊覽車公司來了很多新司機,有時候常常會對一些老導遊發脾氣,說穿了就是放口袋的錢還不夠回家幫小孩買玩具,我看很多老導遊面對司機的謾罵都是充耳不聞,自顧不暇的打起毛線衣,天冷了!阿英你麥擱譙啊!這件膨紗衫你帶回去給你兒子穿,冬天到了!

餐廳現在很多都沒有提供司導餐,我們隔著玻璃門望著客人在裡面大魚大肉把酒言歡,冷風呼嘯吹起了行道樹的落葉,從我佝僂的身軀轉了一圈,我掏了口袋最後僅有的39元,買了一碗滿漢全席的泡麵,阿文你ㄟ腹肚咧叫,等等你還要開車,你先拿去吃吧。

 

沒帶團在家,我會接到一些曾經待在導遊界的朋友,打電話過來給我。一開口就是~你的牙包好了沒有?你的針眼好了沒有?你的腳好了沒有?你的肝、心、脾、肺、腎好了沒有?唉!還是導遊了解導遊。要靠領導人門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