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口前香腸攤的十八豆仔,在碗公裡繞呀繞的聲音,圍觀者卻只有陳公公和馬教授身上有摳摳,其餘都是窮到要給鬼抓去的勞工,不過擺攤ㄟ阿輝伯是屁眼撐竹竿的好額人,愛賭不缺錢,所以規定香腸毋通用錢直接買賣,一定要靠十八豆仔解決。結果陳公公連幾次扁膣(BG),馬教授擲攏無點,其他的勞工都圍在旁邊喊燒等待一色。

蔡將軍一身戎馬,對這民境小賭毫不在意,但蔡將軍為了吃到香腸,只好用力往碗裡一丟,喊了一聲豹子!幾顆骰子就像手榴彈一般,將整個碗爆開,旁邊的彈珠檯劈做兩半,其中一櫃將整個木炭爐打翻,香腸散落廟埕紅毛土面,一群狼吞虎嚥的流浪犬。

 

廟公平叔:按呢也罷,大家都沒得吃,冤到連碗都破掉以後就不會吵到哭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