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閱牙醫無數,有些老牙醫也可能早已經作古,凡幾十載的歲月和其交戰的經驗,真的是可歌可泣,當中最重要的一次戰役,應該是小時候推鞦韆,被擊落四顆門牙的那一役,至今午夜場加映都還會夢見驚醒!

苦海吾牙,沒有幾顆能夠跟我終身長相廝守,很多都敗在童年那鄰居給的好乖牌糖果,從軍三三兩兩,也都兵變相繼離開,退伍謀職一顆半載,算一算鐵桿子的就剩下兩個班的兵力。

昨天專屬牙醫要我晚一點來,好像有很多語重刀長的話要跟我交代,直到晚上九點上診療台,插針、X光定位、麻醉、切除、刮骨、清創、消毒、縫合、咬橘子.....喔!不是啦!咬紗布止血。

 

我很感謝我的專屬牙醫,這幾年下來,您辛苦了,祝福您長命百歲,我沒有錢就剩這麼幾顆牙和您作伴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