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沒事跑跑醫院,修修零件,吸吸酒蜆,也是一天!

我在一群老人堆中看眼睛,自我感覺年輕,尤其是護士的翹臀加上兩顆大頭燈,放眼環顧四週,候診室外的列祖列宗,大概剩下我還能當她們是奇珍異獸,其餘對他們而言,只是人生多了一次覬覦的春天!

等待的須臾片刻,大家交換醫生看診心術,也討論彼此這幾年來久病成名嘴的過往不正,撩起了上衣互相檢視歲月留下的刀疤與縫痕,當然今天在眼科,大家一定會忍不住吹噓自己的目糾,從青光眼到白內障,從結膜炎談到六腑五臟,此時話鋒一轉,斜瞧58度到我這個金牌臥底,小兄弟我看你四肢健全,你是怎麼了?我....我長針眼,眾老異口同聲,真好!還有本事偷看別人洗澡。

 

叮咚,LED又跳了一個號碼。看見一個戴雷朋眼鏡的起身,熟門熟路地欲進去看診。護士開門:簡酒蜆先生你擱入來看目糾啊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