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搗村,西邊隔著一條大水溝對面就是賭場,北邊越過一個小土坡就是禽流感疫區,東邊要走一段好長的距離才是繁華的市中心,至於南邊就是亂葬崗,當地盛傳一句順口溜,南進南進遇到厲鬼就尿失禁,自鬼搗村頒布禁賭令後,很多人必須被迫冒險組團往南遷賭。

這天市中心特狼捕徵信社派了一位名叫傻德的業務來到鬼搗村,推廣時下已褪流行的監視器,美其名是要防止來自東邊疫區的走私家禽,實際上是要控管西邊賭場的進進出出,因為這幾年市區稅收欠缺,很多資金都轉向賭場,鬼搗村村長人稱絕情空心菜,外號千杯不醉的小蚊蚊,知道顧麵攤也吸不了多少血汗,收刮民脂進膏也得有把像樣的刀,可是到對岸賭博的客人絕大部分也都是自己的親戚,這下該怎麼辦才好?

最後她還是選擇花了數千萬,裝了數百支監視器,只不過全部朝村民家門口,村民只要有任何的動靜,或是家中發生大大小小事情,都可以在村長辦公室遠端監控,僅透過幾個街角大聲公,這下子成了名副其實最會溝通的鬼搗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