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在遠航可上班到老,那時每天機場櫃檯吵吵鬧鬧,可是載客率卻是越來越好,有一日櫃台漸漸變得安靜,慢慢只看到幾個每天抓蝨母相咬的地勤,待退的將帥還樂得輕鬆,有危機感的同士找到更好的工作離開,有感情的同仕留在原地牽手保護飛機。

現在帶團,行程結束前會發意見調查表,兩岸直航剛開放沒多久,客人加減都會留言,簡直到了語重心長就恨紙短的地步,反映的事項都還包括到墾丁大街攤販的態度,現在客人惜字如金,要不以打勾代替,就是都很滿意,但回家之後都很少再聯繫,反正星知綠的不歡迎。

台灣最近出了很多問題,五月份十幾起駭人的兇殺命案,想當初為了一個紅兵死的不明不白,我們都能幾十萬人走上街頭怒吼,結果搞得法學出身的黑馬都保持緘默,現有一群廢死不可的愛用者,讓好不容易抓回來的殺人犯,晉升為一個可以吃免錢飯的教化子,難怪現在大家寧願用愛雞發照片,也不願意用愛心來發電。

教育感覺迴光返照,因為病入膏肓居然拔管還能插管?農曆七月用香蕉鳳梨祭拜一下無主陰靈,我們就算對得起農民,好像大家也沒什麼聲音?千杯不醉不歸的酒店裡,裝死叫不醒的是老鴇,因為她要分配利益,門外捕快守株待兔只能抓抓酒駕的業績。

 


無所謂啦!老子都不老子了,沒什麼好嫌的,反正我也沒錢,更沒有依過藍寶堅尼的坐墊,隧道燈光太暗,廁所要換哪根糞管?背膿要換哪張床單?反正都與買貨人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