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入伍訓,隔壁庄小夫就睡我上舖,他入伍前在功德院,所以提筆字正講話腔圓,只可惜英文很菜,結訓後分發到雷達站,不過他最差的是衛生習慣,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把擰不乾洗不淨的黑襪子,掛在床頭蚊帳桿,每天晚上就像李玟唱歌跳舞流的汗。

樓上的!洗襪滴ㄟ膩。要不然是毛巾齁!

今天小夫來我家敘舊,聊到了那兩個月我們一起入伍的日子。

 

樓上的冷氣機,夏天一到每天滴水,真想不懂社區辦運動會,學校辦母姊會,樓上那位是幾千幾萬的捐。跟她說:換台大一點的冷氣有這麼的難嗎?還居然惱羞成怒拔管,讓它滴得更厲害!!

樓上的,妳的冷氣又再滴水了。

"洗襪滴ㄟ膩"!!

小夫馬上笑著揮手撇清那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