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本田CB400號稱重機界、黃牌中永不熄滅的傳奇,追夢人必備的良駒,駕馭它不必一身皮裝外加全副的盾甲,只要一頂阿拉或秀A頭盔,蓋著髮尾的衣領很假掰的山立,臀線和前膝彎曲呈一道閃電,鞋面、底、跟不拘但忌藍配綠,儼然八九不失CB400孤傲的狼味!

匝口紅燈18秒,駕駛者在兩大巴中停等,很巧妙的臨幸在微微隆起的上坡,還沒等到綠燈來時的起步,他居然輪流把兩隻腳落了下來,很吃力的扭肩和左右交叉踮著腳尖,牛仔褲有節奏的拔管一提,冒滾了兩節爛到不行的軍用黑長襪,當場整個遜掉。

我能這麼清楚的斷定他額上三線、頭旋兩星,純為我就在他後面的大巴上從頭到尾,打量著一種買不起又想看別人出糗的心態,突然覺得自己很悲哀,隔壁司機大哥忍不住的說:後座乘客雙手貼著前面的油箱,還算標準!須臾他發現了背後如螳螂般的窺視,猛加油準備從右側竄離。

 

我說:沒抱緊!司機大哥:報警幹嘛?人家是黃牌重機!!

算了!我不想解釋!因為拔管干我們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