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管司機叫師傅,台灣直接尊稱司機大哥,一個團能不能玩得盡興,客人買東西掏錢有沒有心情,那就師傅打禪睡覺的時候別把他呼醒

感恩菜小姐三粒三修的政策,讓我這個團換了三粒師傅,為了要讓行程走得順暢,每天晚上回到酒店,團長都會找師傅和我在大堂三修,團長忍不住問我為何每天在車上拿麥克風的時候,身體會開始不斷的抖動、搖晃、有時候還會低頭竊笑?我說:我感應到師傅有如打太極般的轉動方向盤,他頭頂上散發的光芒,會醫治好困擾多年的坐骨神經,所以我心底暗自竊笑,沒想到被團長發現了膩。

然後我請教團長,團長您在車上為何不斷的眨眼?導遊啊!你有所不知啊!師傅開車換檔的頻率,彷若行雲流水般的舒暢,猶讓我倘佯在外公的貓鼠仔灣,所以我的眼皮會不自主地每分鐘眨108下,趁機甩掉108個煩惱!

 

最後我和團長一同反問師傅,師傅啊師傅!您的開車技術哪學來的?

頭已禿的師傅:恁爸卡早兩台螺絲螺賴拔的,出門買菜攏賽懶趴落了去。

我和團長雙手合十彎腰齊聲~感恩師傅讚嘆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