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分班的高中露營前幾天,老師說:野炊最可以表現男人負責任的態度,女同學會在這個時候觀察,除了展肌粗重的工作之餘,有誰會在大家離開時收拾殘局?才是真正細心體貼的真男人,此話一畢,大家異口同聲那有可能!背後卻獨自算計。

平常都在念書的各位,除了每天早上起床搭搭帳篷,吃讀喝讀拉讀撒讀睡之外,更別說到鐵鎚、鋸子、斧頭、柴火很多機斯頭還是第一次看見,一群人七手八腳,搞得灰頭土臉,誰也不讓誰!最後看見隔壁班的女同學,真是令我們瞠目結舌,沒三兩下帳篷已經巍巍的聳立,幾名女勇士左肩扛了一大把樹枝,就差沒用右食指拎著一隻山豬回來。單手舉斧向陽,從林間穿透反射出來的冷光讓人不寒而慄,想到出草而不是豐年祭。

 

白斬雞,身白去毛眼小腹大不擅叫,對眼前這些驍勇善戰的女同學刮目相看,最後露營結束,我們撿拾些輕鬆卑微的工作,洗洗鍋具、掃掃地,疊疊帆布,捲捲麻花繩,遠遠看就像一群戴眼鏡的白斬雞,圈養在竹籬笆的小米營地。

這也是小時候的陰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