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到飯店接這群客人,其實早在前幾天就在醫院和她們擦肩而過,只是當時低調刻意保持卑份,免得到時候見面尷尬,一群人32個,來台灣已經22天,那種關出來見到導遊的心情,非我唬筆爛電所能形容,就像在大海載沉載浮突然間漂來一根浮木。

代誌絕對不是瞎狼想得那麼簡單,應該說:像監獄風雲裡面的科長被大家用竹篙插腳撐,當成喝亞狼舉起來遊街私審的快感!坦白說:我進到飯店接客人,玻璃門一打開,我就像極了女子監獄裡面的科長,才剛說囚車到、在樓下,一群人帶著臉盆家當往外衝,移監啦!

這次派的是外調車,都已經是陸團的北風北,居然還能被不認識路的司機寵幸,說我是他的衛星,香菸是他導航的靈感,開錯路怪他眼睛長在屁股,我只能不斷的用濕紙巾擦,擦了又濕、濕了又乾,乾了又擦!這八天不停的循環痛到破皮還不能停止,像日月潭這麼小的景點都不會開,第一天出這麼大的槌子,請問科長該如何處置?1.叫小黃帶、2.換別家載、3.請典獄長來?最後乾脆讓車子自己彎!

行李真的超多,每天出門比照故宮,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每天散落在房間的遺物,基本上沒有人認領,排行榜前幾名依序是受訓的書籍,醫院送的米,還有蛻變中的內衣.......族繁不及備載,中午房務驚恐電話一打來,問我這是沙米情形?我說:送給慈善團體,若不行!通通拿去做雞精。

水來自海上,鬼假鬼怪都在車上,加上來台灣一個月的進化,還有店家寶可付卡可支的薰陶,錢就像被擰過的毛巾,換來的是車上下堆積如山,林娘滿目卡好的傷品,大家不要誤會,這些都只是和我的手有關係,我是科長身兼駕駛長、青霞她老公外號行李亂抬員,這些護理長妳嘛幫幫忙,不要再買了!您家附近沒賣洗碗精?誰的臉大到需要一整箱的面膜?團體會群比,然後輸人不輸陣,扣答每人60斤,箱箱無爺名!

這次吃得非常活潑,無論訂餐已經訂到天堂,還是會有人當場拿著食物叫我丟進垃圾箱,這不是叫我下地獄,那麼怎樣才會下地獄?每天購物眼睛如QR code掃描五千次,逛街打獵腳踝旋轉七千次,掏錢帶動手腕關節一萬兩千次,也"不就"八天兩萬四,有"Peugeot"還需要搞到喝蠻牛開法拉壢,晚上回房間目屎那滴?

 

再次領教人的天性,強國有弱民,弱國有衰民,兩邊要統一,百貨公司要先倒閉,還有.................沒事別搞周年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