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為了B車導遊的人選,讓高層動肝火,結果腸躁閃耀換成閃曬,今年組團社特別交代,無論如何沒乙最少有丙,閃什麼都行騎馬不能閃風,撇什麼都行騎牛不能撇條,千呼萬喚屎出來,呼風喚雨在臨終,總覺得"大導攪大桶,導窟骨生菇"。越是資深的導遊攪的豬屎更大桶,太久沒帶團宅在家的導遊骨頭會發霉摃鼓,唉!真不知道要怪誰?

森田團體合作至今,應該都了解彼此的個性,只可惜!天蒜不如人蒜,遇到困難就算了的蒜!別閃~要閃也閃不過在總導肩上的三顆星,人家三星蒜不是叫假滴,帶團五字訣"匆拖跑蓋送",講解匆忙、做事推託、出事落跑、沒事胡蓋、最後送機!這個團認真的最輸,好在領導不計較,客人平安就好。

演算法的星球,有些人就是注定單打獨鬥,雞所以早死因為喋喋不休,因為沒有勇氣跟客人說導遊累要休息,我屈指一蒜,想要擺脫人世間的紛擾,雷諾探長幾個億也不夠,愛都可以發電了,合作帶團為什麼好朋友最後都會翻臉?我突然想起每一團被我幹掉的B導,還好這團尚稱融洽,客人都是卡稱裝支架的好埜人,花錢不手軟,有林有土、林茂變森、土優為田,周氏不只蝦捲,還有森田。

 

感謝兩位領隊和兩位司機大哥的協助,感恩52位客人的規矩,讓這團得以方圓,"五百里內彎彎曲曲,司導互撕還是得去"!這是此團的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