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園區精銳盡出,每團都是大卡司,蓄勢待發的司機,如猛獅出閘個個磨拳擦掌,只可惜桃一接機見面一句憨直的問候語~NO蝦!讓司機大哥心情瞬間跌落谷底,我知道出門在外無非是以止飢為目的,為求止飢往往會無所不用其極,但動物園眷養的糧草已經高於其他園區許多,倘若再有非分之想,豈不是對執旗者軟土深掘,對歐批當局也是極不尊重,畢竟大家都希望能共同完成上級所交代的任務。

所幸司機很快回魂,因為他掐指一算,我在園區也堪稱鬼見愁的第一把交椅,能夠加減喝點茶水解渴就該躲在牆角偷笑,因此沒有太多為難,很快地屎入賽德大道,眼袋下聚積成湖的淚水,如同被雨巴萊巴去後的泥濘,我知道它總有一天會宣洩。

B車白髮豆油,肚子裡無止盡的墨水,腦海中每七秒就能閃過一個點子的人,這幾天隔床異枕卻是有講不完的共通話題,舉凡在公司淨身、臨幸、受器的過程,還有園區裡氣候分布及尿尿領地,讓我這隻小鹿斑比,對身旁這隻白鬃山羊感覺望塵莫及,原來我們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披著獅皮,抖身在一隅低頭吃草的溫馴,爭相羽化為貼腳的一群。

客人來自大陸各省,除了少部分為不餓的員工臥底之外,其餘大多為烘焙業的翹楚,行程安排兩間麵包店,最主要來台還是來參加烘焙展,景點不二阿里山日月潭,感覺是輕鬆但很奇怪,每天都很早出門,更奇怪的是每天都很晚回到酒店,離譜的是用餐居然碗裡看到蟑螂,老闆弄了一個極為簡單的蔥油餅賠不是,沒想到卻意外造成轟動,存在地球上幾百萬年的生物,被一盤麵粉和油蔥的後製給擺平,臨走回眸我還是對天敵的壯烈犧牲行目視禮。

送機有送的技巧,就像送禮要送到心坎是一樣的道理,只可惜司機大哥自願放棄掌聲,這幾天辛苦的付出他也寧願幹之如飴,沒有怨言地開車固然是一件高尚的情操,就怕積鬱成疾然後如山洪般宣洩,逼到痔瘡旁的芒果堆積,下了車回到家褲子一脫,就是一桶波羅蜜,我不捨之情油然而生,因為我的不會蝦拚,又讓動物園裡少了一名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