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曾迷失過自己
     暮春三月,走在放學的路上,偶然側目,看到了滿地的落花,路旁的櫻花樹上,翠綠的葉叢中點綴著簇簇粉紅色的花團,只是經曆了昨夜的一番風雨,樹上也留下了不少的空花蒂。我不是林黛玉,沒有她那般淒涼的身世,亦沒有她那般多愁與善感的情懷,不會因為看到落英滿地而悲傷哭泣。但是,看著周圍的一切依然生機勃勃,而眼前的花兒卻早已悄無聲息香消玉殞,不得不告別盎然的春天孤寂地奔向另一個世界,我的心裏不禁還是浮起了一絲淡淡的憂傷。

        寂寞的落花不禁讓我聯想到了那些正在悄然逝去的東西,一如時間、青春、友情、愛情、親情,所有生命中我想要留住的東西,都從我緊握的手中悄悄流逝。生命中,那些美好的時光事物也曾像眼前的花兒般,有過絢爛奪目的光彩,有過明豔耀眼的光芒,甚至還有過沁人心脾的芳香。只是,在花開花落的自然規律中,再美的花兒也有凋零的一天,在春去秋來的時光輪回中,在美好的事物也有失去的一天。於是,春去了,花謝了,而時間,也遠了。

 

        而今,站在青春的尾巴上,我才知覺出自己的無知,那些如詩如夢,如畫如歌的美好時光,本該用來努力地獲取知識,盡情地歡笑,用心地生活,卻被我毫無知覺地大把大把地浪費。回到闊別已久的家鄉,很多東西都變了,而外公,也老了。昔年滿頭的青絲已被歲月染成了今日滿頭的銀發。我在這個老人的身邊生活了十五年,親眼目睹了時間是怎樣在他的臉上布滿了滄桑。時間,何其仁慈,它讓昔日還在牙牙學語的幼孩變成今日朝氣蓬勃的少年;時間,又是何其殘忍,它讓昔日健壯的中年變成今日枯廋如柴的老人。一雙手要創造多少財富,一個人要背負多少辛苦,才能實現生命與生命的對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看到這個留守的老人對電話是如此依賴時,我的心是被狠狠刺痛了。我忽然很害怕,害怕有一天我回到家打開門卻再也看不到這個熟悉的身影,害怕他也會在我的生命裏悄然逝去。而那一刻,我想到的竟然是那一句“子欲孝而親不在”,於是整個假期我只是靜靜地呆在家裏,默默地,默默地,盡一份孝心。

       生命如此短暫,而我卻給它施加了許多不能承受的壓力。一如曾經的懷舊,懷舊到病態,懷舊到逃避現實,直至背離世界。於是,那些錯的、對的、糾結不清的回憶,占據了我整個的心靈世界。遮蔽了我看待現實的眼睛,削弱了我面對現實的勇氣。而今,駐足在滿地的落英面前,我不得不告訴自己,那些美好的,那些揮之不去的,那些縈繞心底的回憶,都已如這飄落的花瓣,終究要化為泥土,只能作為現實生活的調味品。猶如一朵風幹的花兒,偶爾拿出來聞一聞,嗅一嗅,感受一下它昔日的嬌豔與芬芳也就足夠了。如果執著地想要用自己的淚水讓它複蘇,再多努力亦是徒勞。青春中,因為年輕,因為不諳世事,誰不曾有過一段迷途,誰不曾犯過錯誤,呢?重要的不是是否走對了方向,而是懂得如何在走錯了方向後及時地回頭,懂得如何在迷失的途中找回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