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不知是新瓶舊酒還是舊瓶新酒?大灣區隻是珠三角九市加上港澳,便是十多年來所說的大珠三角。香港與廣東省政府和深圳市政府這些年的雙邊合作機製,實際上並沒有多消耗脂肪少進展。今次中央用粵港澳大灣區來替代大珠三角,有甚麼意義呢?


大珠三角是九市與港澳合作,屬於區域裏城市之間的協議,不涉及九市之上的廣東省政府。廣東省就珠三角的發展規劃也有廣佛肇、深東惠、珠中江的三區各自一體化發展戰略,不是由省政府統一由上而下的推動。


粵港澳大灣區突出的是粵,也即是廣東省,而不是珠三角九市。整個概念變成廣東省政府與港澳的三方合作,淩駕了原來穗港、深港或珠澳的合作機製。好的方麵是廣東省統一珠三角九市,用省政府的權香港公司註冊力來協調和推動,港澳合作與談判的對象是廣東省政府。廣東省政府在與港澳合作的過程裏,也未必隻顧珠三角九市的利益和發展機會,可能更從全省的整體利益出發,要把北部山區、東西翼地區的發展都考慮在內。談判的政治層次提高,卻會變得更複雜。


粵港澳大灣區應是中央指令廣東省執行,目的是幫助港澳發展,因為按今天的經濟形勢,廣州、深圳等發展能力超越港澳。沒有港澳的積極合作,珠三角還可憑本身實力繼續發展;有香港的合作,相信會相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得益彰,但不能再是香港在拖後腿,累己累人。粵港澳大灣區給香港一個機會,香港會怎樣呢?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425/00184_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