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還是想著記憶

又是一年

尚記兒時,喜歡漫遊在阡陌小路上,心裡想著,這彎彎曲曲的小路究竟會通到哪裡的天涯呢?隨手拈來一朵野花,傻傻的望著碧洗的天空和絲縷飄蕩的白雲,尋思著,這藍天白雲又會通到哪裡的天高海闊呢?擇一處淨地蹲坐下來,沐浴著陽春三月的風,曾璧山中學凝視著隨風搖曳的柳條,思緒隨風飛揚……

歲月如此蹉跎,有時驀然回首觀望時,眼角上的那股清流竟不覺引出,笑看曉花殘月,一時還是想著記憶。

記得,那一年,你用歡聲笑語,陪我走過一段又一段的旅程;那一年,我們在午夜一起徹夜長談,直到天亮。;那一年,我們彼此都離開了對方,到了不同的班級;如今,我們彼此陌路。是我慢了你的腳步,踏不上再相識的路。亦或是別的些許?

仍舊不能忘卻曾經的嬉鬧,昨日的點滴濺在我的心中變成了一朵嬌豔的曇花。對的,其實,它就是曇花一現,開始總是美好的,但記憶破碎的時候,它有那麼叫人難以接受。總是憧憬過往雲煙,如新集團卻可知其飄落哪方?我不想記述這憂傷的文字,可是,它總會莫名的跳到腦海之中,讓我呈現出來。

漫漫初中路,知道了這世上本無如果二字。經歷了許多悲歡離合,見證了許多滄海桑田,漸漸的,懂得了。

處在都市的喧囂之中,處在沉重學業的忙碌之中,最想過一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園生活,最想領略一番“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悠然心境,最想無憂無慮的擁抱大自然。只是有許多的無可奈何,但隨著時光的流逝,漸漸的有點明白了:真正的平靜,不是避開車馬喧囂,而是在心中修籬種菊。只要保持一顆清明澄澈的心,便可處喧囂中而波瀾不驚,處繁華終而守一方淨土。所以有時去抱怨所謂時光,簡直是荒謬,怎能如此?慢慢的是拾起所謂記憶之類的東西,那是你就會發現這些經歷真的是驚豔了時光,空明瞭世界,不去在乎那所謂悲歡離合了罷~ 

剪一段時光緩緩流淌,曾璧山希望日子慢一點,再慢一點,陽光暖一點,再暖一點。一直相信,歲月靜好,希望時光流逝的慢一些,把那些美好永藏。但是事實或許正如三毛說的:歲月極美,在於它必然的流逝。對於這句話,一直是似懂非懂。或許是吧,如果不經歷一番矛盾的輪回,又如何能知曉哪些是最美的時光?如果不失去一些無法挽回的歲月,又豈能讀懂那些最美的年華?因為逝去,所以極美。對的,就是因為這樣才叫時光罷~

花開花落,雲卷雲舒,潮漲潮退,星閃星滅,如果做不到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雲卷雲舒。此般豁達,那麼也不需經常去讓回憶挫傷心中的柔弱,難道不是嗎 ?呵 夜,越來越深沉。懷念的味道卻越發悠長,心情說不出的複雜,文字也有些散亂,都不知道想表達的是什麼?是苦澀?是後悔?是埋怨?是懊惱?不知道,我想都不是,我也不會閑的去弄清如此之事,只是記述罷~那是一種淡淡的思念,不,或許用懷念來形容會更貼,就像你窗前風鈴,曾璧山中學在最末的時候敲響最低沉的回音。 你看,天空還是一樣藍,風還是一樣柔和,路還是一樣蜿蜒,我們還是要走下去,把所有的經歷化為一份份懂得。攜一份懂得,走自己的路,何處不是花香滿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