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裏的雪花,春節裏的煙花,那些綻放在春天的喜慶灑落在大地和盛開的花朵隨著四季輪回,來了去了,去了又來了,一切輕輕滑落在歲月的河床,一縷縷風吹走了四季又迎來了春花開,人們 就在日月星辰的懷抱中呼吸,聆聽春曲,吟唱四季,一路收藏幸福和憂傷,一路淡淡感悟......

 

“遇見了你,心低到了塵埃裏,又在塵埃裏開滿了花,驕傲卑微都被你融化,願歲月靜好,廝守錦繡年華”音箱裏緩緩流淌著陳瑞的那首《塵埃裏的花》,歌聲纏綿幽怨,如泣如訴,低低循環到讓人忍不住淚眼迷離。

靜靜聆聽“遇見了你,心低到了塵埃裏,又在塵埃裏開滿了花。”眼前又浮現曾經你吟唱這首歌的一幕幕,還有後來一起錄的這首合唱,心剛剛還為曾經寫下幸福的詩文,微笑合著眼淚點燃了心曲,這會舊旋律蕩起,一幕幕網事又滋生淡淡的疼.......

感謝蔥蘢三月的你,是你吹來了三月多情的風,讓春花訴說最美的花語,是你讓我笑得最燦爛,但冬天裏的你也讓我哭的最傷心,讓我痛到骨子裏。似水流年,三月的你成了我永遠的牽絆,冬天的你成了我今生永遠的傷痛,心痛為何還望穿秋水?心死為何還徹夜難眠,為何還癡戀那過期的三月?為何要折磨那冬天裏的你?感嘆!歲月把浮生錯給了流年,歲月錯把滄桑當成桑田!或許光陰飛逝,會慢慢淡化那些美麗,嘆息人生浮塵,談塵世冷暖!多年以後,相信還會捧著當年枯萎的玫瑰祭奠那些曾開在塵埃裏的花,或許那個他會成為三月心靈的永恒。愛著、痛著、苦著、甜著,人生也許就是如此...... 跨塵文學網www.kuachen.com

歲月,在眉梢上留下了真實痕跡,不敢問是誰眷顧,也不敢罵紅塵煙雨,隻嘆息人生苦短,遇上的太過短暫,錯過的太多留戀。人生浮世,雖然隻追尋簡約美麗,也不容易!人生有幾次心動的美麗?人生有幾次撕心裂肺的回憶?有誰和自己在失去的年華裏共度風雨?有誰在記憶力共鳴失去的美麗?多少人,從最深的紅塵,走到荼蘼?多少人為那夢中一遇,脫去華服錦衣?可是最後依然是看一場消逝的雁南飛。短暫的相聚,依然是揮手別離。或許多年後依然可以憑借清風的氣息,回味昨天的你。

網絡裏紅塵中,總有一個人纏著自己的心頭結,總有一個人讓自己做夢,總有一個人會讓自己落淚,一天天一年年,那個人是你嗎?......

“誰是你心上珍藏的朱砂,多年以後想起潸然淚下,沈香恍若夢,花雕一場空,紅塵中的你我,怎了斷牽掛......”歌曲還在繼續,工作忘記完成了,卻又在文字裏隨清風的吹拂,吻舔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