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事慢慢落下,傾覆如煙如塵,化作被時光掩埋的秘密。 心事慢慢落下,傾覆如煙如塵,化作被時光掩埋的秘密。
你出現之時猶如卵石擊中我心,卻又如輕羽般落地無聲,從此每日每夜歌謠裡,全是你的名字。——題記
山河拱手,為君一笑。隨你走在天際,看繁花滿地。長歌當哭,為那些無法兌現的諾言,為生命中最深的愛戀,終散作雲煙。你的路途,從此不見我的蒼老。褪盡風華,我依然在彼岸守護你。誰在歲月裡長長歎息牛熊證資訊。生生的兩端,我們彼此站成了岸。
風華是一指流砂,蒼老是一段年華。你曾經也相信自己此生除了某人外,不會在愛上任何人,後來,你固執地認為自己當初是多麼的愚蠢。
愛你。從見到你的第一刻起,我的靈魂乃至生命就已被你無情的掠奪,所剩下的,不過是渣滓的外殼。
念你。不知為何,每晚總是習慣晚睡。只為不願錯過你每一次刹那的轉身。
從來不須太多理由,因為對於你,已經存在太多的理由。最喜歡做的,便是每晚臨睡前,坐在用紫檀編織的搖椅上,把你對我寫的信,一讀再讀。直到看到了,你每一滴為我而落的眼淚。
你給我一滴眼淚,我就看到了你心中的全部海洋。
夜,我總是躲在夢與季節的深處,聽花與黑夜唱盡夢魘,唱盡繁華,唱斷所有記憶的來路。
你出現之時猶如卵石擊中我心,卻又如輕羽般落地無聲,從此每日每夜歌謠裡,全是你的名字。
飲一口清茶,唱一段殤華。抬頭仰望,天邊的疏星,還在那熠熠生輝。那顆古老而又神秘的“惠語星”還在天際散發微弱的光芒。但就是這一束微光,射到多情人憂鬱的心上。你的影,從此再無蒼涼牛熊證比較
你要記得,那年三月,垂柳紫陌洛城東。若,人生在世,恍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然,我長活一世,卻能記住對你說過的每一句話。
“熬過年少輕狂的這七年,我們就結婚吧!”——那時的誓言,現在還作數嗎?
看那天地日月,恒靜無言;青山長河,世代綿延;就像我心中,你從未離去,也從未改變。
語童,我願隨你走在天際,看繁花滿地。
誰將煙焚散,散了縱橫的牽絆;聽弦斷,斷那三千癡纏。
童,你要記得,紫檀未滅,我亦未去。那些繁華終成過往,請不要失望,平凡是為了最美的盪氣迴腸。
晚間,我在河之彼岸,守望曾經歸來,歸來無望。只落得一身哀觴。望伊人無歸,害多情的人兒情思綿長。
信。紙張有些破舊,有些模糊。可是每一筆勾勒,每一抹痕跡,似乎都記載著跨越千年萬載的思念。
那麼就這樣吧,從此山水不相逢。無須理由,無須多言......
天涼了,涼盡了天荒地老,人間的滄桑。愛哭了,這麼難舍,心都空了,想放都不能放牛熊證比例。天亮了,照亮了淚光,淚幹了,枕邊地傍徨
語童,這一夜,我終於看見真實,那是千帆過盡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