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一篇文章裡讀過這樣一段對話,一位元男子要送女孩兒回家,男孩問女孩,“你家住哪裡”?女孩以手指著前面桐花開滿的小路深處。男孩不解,女孩莞爾一笑說,“桐花開處,便是家”。說著,朝著桐花開處的小路走了。 去年在一篇文章裡讀過這樣一段對話,一位元男子要送女孩兒回家,男孩問女孩,“你家住哪裡”?女孩以手指著前面桐花開滿的小路深處。男孩不解,女孩莞爾一笑說,“桐花開處,便是家”。說著,朝著桐花開處的小路走了。

這段文字給我留下來最深刻的記憶,在我想像之中的畫面是多麼美好。紫白色桐花開滿的深處,有一戶或幾戶好人家,居住在那裡。青山傍水,小院裡雞鴨鵝叫,爬滿青藤的屋簷下,一家人有說有笑,過著安寧樸素的日子,那是多麼令人豔羨的山居生活啊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

這樣的生活,對於我一直有著深情的記憶。

我喜歡這樣的生活,是因自己童年也度過這樣美好的鄉居生活,雖然並不富裕,但是自由自在的快樂,是成年以後無法擁有的。

記得姥姥每年都要在夏天 去我家居住一段日子,依稀記得是二舅用木板車把姥姥送到我家的,因為姥姥得了眼疾多年,到了晚年什麼都看不到,在她的世界裡,一片黑暗,她每一次說到我 時,就要以手撫摸我,說頭髮長長了,臉還是那樣瘦。她每年到我家,都是與我一起居住在一個小屋裡。那時的我,雖然也不是很淘氣的孩子。但總也對姥姥搞些小動作,比如把姥姥的拐杖藏起來,把姥姥的木梳子從盒子裡取出來,等姥姥找不見時,我再遞給她用。如今回想童年之事,很是開心。現在把這些事說出來,希望姥姥在天之靈原諒我那時的天真無知。

其實,我對姥姥也只做了些這樣的不好事。我每天早上,都要帶著姥姥上廁所,給她泡茶喝。午後,要帶她去院子裡樹底下乘涼,夏日的院落,很愜意安靜,院子的果樹上有飛飛落落的喜鵲與小鳥,花池裡的花開得瀲灩,滿院飄著迷人的香氣。春天開過的兩棵杏花與梨花樹,掛滿了青色的果子,我常常是看著那些青果,充滿了期待。就這樣靜靜地等著杏子紅了,與家人分享那一刻的喜悅與幸福dream beauty pro 脫毛

父親在世時,父親總是提起他的故鄉山西,他的童年生活。說起故鄉的汾河,小院裡的杏樹,柏樹。可是父親直到去世都未能回去他童年生活過的地方看看。父親自從與爺爺奶奶搬遷到河北以後,從未回過山西,他的思鄉之情,直到我長大離家後,我也過著遠離家鄉的生活,才理解了父親對故鄉的思念。

父親的老家,我也從未去過。直到前年的春天, 我與先生前去參加一個國際學術會議,去了山西太原。山西才是我真正的老家,沒去之前,並沒有什麼感覺,一路上看風景,感覺不出有什麼不同,當火車開到距離 太原很近的田野,我被這四月的春天深深牽引著,這才是故鄉的春天呀。田野青碧,遠處,我看到淺紫,粉白,金黃,一片連著一片的春色, 我被這淺紫淺粉的春天驚呆了!哦,那紫色桐花處,是一戶挨著一戶的人家,那不就是我的家嗎,原來兒時父親描述的老家是這樣的,記得我回來以後,寫過這樣的 文字給自己“,汾河,你是我的祖母/又像是我的曾祖母/可是風把父親,帶到了清水河/清淩淩的汾河水呀/她怎麼會認識我/春光洗心啊/春光照在父親的汾河上 /親愛的父親,我把你帶回了汾河/這養育你童年的汾河水/一路朝我湧來/看呢,父親。/我們的福祉,多麼遼闊,溫暖dream beauty pro 脫毛。(歸途)

寫到深情處,我無比懷念著我親愛的父親。

最近在博友博客了看到一幅油畫作品,父親騎著一匹奔跑的棗紅馬,馬背上坐著三個孩子,一個孩子手裡舉著一朵紫色的花,看過總令人感動,感動是這樣一位父親,踏著春天,帶著孩子們朝向春暖花開的遠方,一路狂奔而去,那遠方也許是家,與我想像著的女孩手裡舉著得桐花開處的家。也許是遠方,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家。這是多麼幸福美好的一天。

博友在下面寫著這樣的話,“聽見明亮的聲音,光的聲音,笑的聲音和眼淚落在地上的聲音。”多麼感性的話語與畫面,他們一直在我心裡重疊著,仿佛重疊在我故鄉的春天裡,那桐花開滿的小路深處,我溫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