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堅強的音符如此動聽

隔著經年思憶的夢,首度踏上這條離鄉路,心中莫名的感觸與期許。或因時間太久,想像太久,伴隨一路的風景卻總在尋找記憶深處的影像。還好,入眼即是鬱鬱蔥蔥,滿目歡笑。所謂大學,大抵應是如此了,至少外觀給人以生機勃勃之感。那麼,接下去的流年似水,便會寄託著新的希望。想想,這一路不算是跋山涉水的艱辛,但也夠的上思想的昇華。所謂成長,本也就是一瞬之間的事。心界若開,何愁前途不會無量?況且那一直等在原點的明燈,會為你日夜升起不離不棄。而那裡,鑽石能量水就是你的根源--家。可以想見,殷殷期盼之切,季季思念之濃。還有什麼理由可以說貪厭。“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很喜歡的一句名言,是多少莘莘學子努力的信念?通往成功的路上怎能沒有淒風苦雨?只要不選擇放棄,我可以有理由無數。

青春是什麼?一生中的一小段。這個答案很籠統。怎麼才可以表達清楚?或許我們該問青春像什麼?繁木叢生處,一棵參天大樹的始終恍如人生。青春是它蓬勃輕揚的時光。那個時候,它該是柔軟的,柔軟的任風刮得東倒西歪,柔軟的聽雨日夜拍打。可是,它倔強的堅持著,以一種傲視天下的姿態站到了地老天荒。不禁感歎,生命竟可如此堅韌!

隱隱約約,覺得它也是有目標的。到底為著什麼而堅持?順著樹幹一直看上去,我想我明白了。那是劍指蒼穹的凜然,是不動如山的初衷。我笑,看來困境如它亦未割捨最初的夢想。那麼,還有什麼理由容我懈怠。難道這執著如一的追求不就是苦苦等待的幸福嗎?原諒我如夢方醒,此後把握住所有的現在。自然之師,仁人志士當如是。

漸漸的,會思考很多。無論是現在的境況,還是未來的定點,都一步步向你訴說,訴說著心底的可能。要怎麼才能在這個人聲鼎沸的世界找到自己的航向,無疑是你最先體會到的。攜著一路花香我靜靜的想,那個山重水複處的人是如何走出絕境,又是如何尋出源口的?是不是只要勇敢一點,奮力一點,就能衝破死亡的絕境?理論若是如此,可事實千變萬化,怎樣方可說服自己,你有沒有想過?再行一程花前葉下,回眸一見是水聲潺潺。純澈如它,波光明華,多麼像人的思緒綿遠悠長。道家言:上善若水。鑽石能量水至高的善行就好像水一樣。善行,怎麼忘了還有它--所有期許的基石。淺唱一季光陰,零落滿紙荒唐囈語。由善衍生萬物之靈魂與精髓。一圈一圈,盡皆生命的流轉。

原是浮華表層,真摯其內。真理能否被實踐,還在於是否由你思索所得,既得是否願認真來過。只因我發現身邊盡是驀然回避之類。龍魂不復,風骨已逝。歎息再三,長安夢故里,物是人也非。眷戀過的人事,對弈一局輸贏。算來前言,總輕負。每一滴水彙集其他同類,化成一方滋潤,成全花木深深。天地間落下的命運,也能奏成絕響。甚是不錯。白鹿原,這一次命盤轉動將我定義於此。浮現出的是即是原野獨有的風光。來之安之,不念其他。若是有緣,何處躲?若是無緣,千想萬念亦枉費。

窗外雨聲至,看來這個秋季註定多雨。規劃好的路,一直前行就好,默默為夢執著。

一箋心事,重重枷鎖,縛住了蝴蝶羽翼難翩翩。這場花期裡,誰又作繭,不肯放過自己。美夢如今,眷戀該是學堂諄諄之教誨。我輕描淡寫一遍一遍,為不可預測的未來,墊一筆流光溢彩,鋪一路真心真意。想這天地間,誰不喜憧憬?走廊畫簷名人歷歷,靠近只為細問一句,最美的年華里你們在留戀哪些?而這其中又有誰將最初的夢延續到了最終?世俗不論,過錯休管!有的僅是手邊不停歇的耕耘。抬眸又見浩宇,長空萬里承載了太多太多。

君不見正氣存於心海,永不回避的誓言,滄桑荒蕪也不改。

君不見雨中南飛燕,過林穿葉眼眺前方,才明白,原來堅強的音符如此動聽。

在這如夢流年裡,我們辜負了幾度春秋?記起那個名為時光流水的地方,不可否認,一指時光彈指換,就這樣浮光掠影般離我們越來越遠。還好,我們有選擇的餘地,書海的邂逅勝過一切豪言壯語。豐富底蘊,腹有詩書氣自華。鑽石能量水願我們都能握緊時光,做它的掌控人,而非被動者。輕攏慢撚,弦音緩緩,此番落筆圓夢,定要一夢未央千載芬芳。

不言喜怒,不訴悲哀,淡淡的守真實的夢。天高海闊,與時光相濡以沫,輕描鴻圖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