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劃著小船兒,在歲月的長河裡慢嗒慢嗒的搖著,搖著搖著,撞到了冬的懷裡。冬有些害羞,臉兒刷的紅得像個大蘋果,紅通通,金燦燦的,韻美了我的眼瞼。冬猛的回過神兒來,原來我已經羊腸在歲月的尾巴上。
是的,冬就這麼悄悄的來到我的面前,她很溫暖,也很美麗,同時又有點矯情,還帶著那麼一絲夢幻。

望著窗外那一抹溫暖的陽光,我的心里美麗極了。她靜靜的爬上樹梢,在風語的洗禮中,分外精緻。看著窗簾上的光影,朦朧著美好,溫暖著情意。看著,望著,心中泛起漣漪。不為別的,只為那心中不了情的懷,還有那心中可愛的人。

在這個冬季,你是我最美麗的遇見。遇見你或許不是必然,但你突然出現,在我心中已經開始萌發了新芽。這新芽如同這冬季的新芽一樣,等待著春天的潤澤。

歲月矯情的揚起尾巴,冬看穿了她的詭計。

今天是個分外美麗的日子,窗外的那一抹陽光不是偶然,而是冬給歲月開了個玩笑,即便是在歲月的尾巴上,她依然要盡情的綻放。

楓葉和著風兒的旋律,沐浴在這矯情的冬日暖陽裡,自由翩躚的飄,落在大地的懷裡。大地很開心,也很溫暖。

想想窗前的自己,我問自己快樂嗎?是否內心還是那麼一直溫暖著?

靈魂深處有一汪清幽的,雅緻的,淡然的波光,她一直陪伴在我左右,照亮我生命的每一個夜晚,點潤我生活的每一個白晝。她就是那麼安靜的一直陪在我身邊,讓我Nutrilite永遠都感覺自己是快樂充實的活著。

好好的活著,好好的愛自己。愛自己,也是愛身邊的人。一個人只有遇見好的自己,才能遇見那個更好的她。我知道,她在遠方,但我也知道,她就在我心中。現在的我不想去打擾她,只想藏著這份情意。知道她現在過得很好,心裡特別安然。

你沒有離開我,我也沒有失去你。對於你的好,你的美麗,你的情意,你的溫柔,我已經記住。記住這份美好,把她當做我生命裡最美的那一抹煙花,綻放的那一刻已經在我心裡永恆的鐫刻下來。

你喜歡安靜,雅緻的生活。週末放假時,喜歡在家裡倒騰你那一朵玉蘭。花中你獨喜玉蘭,因那花兒純潔,溫馨,真摯,如同你一樣。每每看那朵玉蘭,儼然就是你在我眼前,很安靜,卻如此美麗。有時,你會去一些清幽的書坊看書,傾聽內心的本真,尋找生活的真善美,享受著可以給靈魂插上翅膀的書香。在書裡面,你是最美麗的,如同那玉蘭是你的最愛。

你我近在咫尺,卻又像是在天涯。有的時候,心也會撒嬌,希望我可以鼓起勇氣去尋你。尋你很容易,但我不想那麼做。還是喜歡安靜的看著你喜歡的事兒,也同時喜歡著你的喜歡。我怕那天,如果我進去你的生活,流年給我的不是餽贈,而是遺憾。或許這樣,靜靜的就好了。

喜歡塞北的雪,看著她們洋洋灑灑的,肆意的飄著,深情的輕吻著大地,我知道那是這矯情的冬對春的呼喊。冬至,春不遠。然,我居住在南方,很少可以親自觸碰那冰潔的雪花。記憶中也有過那一抹厚厚的雪灑落在我的後院,那已是很久遠的事了。

知,你老家在北方的某個地方,或許那個地方正飄著美麗的雪花。那花兒,輕盈,灑脫,爛漫,熱情,如同你一樣。或許你正在雪中,聆聽著這雪兒的呢喃。不,那應該是雪兒的呼喚,呼喚回家的女兒,回家的感覺真好。知你是個愛家的女孩,你心中的家,也是我想要的家。

其實,我心中有一幅畫。畫中,有我,有你,有個不大不小的房子。房子的四周綠數蔥鬱,碧草鮮豔,繁花似錦,當然還有你的最愛玉蘭。門前有條小河,每次你不開心,都可以陪你去把那些憂傷扔進緩緩的小河中,那是該有多麼美好。如果,我們能相愛,我還想在畫裡面,加一個小孩,那是我們愛的見證,是幸福的源泉,這是多麼完美。

不知道你心中是否也有這樣一幅畫。我希望你心中和我有著同樣的畫,感覺這像個神話,我一直堅持並相信著。

這個冬季,不冷,遇到你我覺得每天都是春天,心裡充滿了喜悅和溫暖。只因在這個如詩一般的冬季遇見你,是我最溫暖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