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能力為你做什麼事

“或許吧,我沒有能力為你做什麼事。總之,很謝謝你。”雖然笑著,卻蘊含苦澀。眼淚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你,還是要走嗎?”“是啊,他需要我。羲和,謝謝你。再見!”轉身向後跑去,男生想伸出手,最終卻掙扎著放下,眼中滿是痛苦與不相信:她,這是離開他了。對嗎?走好,祝你,幸福。

這幕場景取決於我的小說,其實當時寫的時候,心也是很痛很痛的,這是我寫過最最虐心的一幕。有時候並不需要生離死別,也不需要肝腸寸斷,可能正是這種平靜的離別才鑄就了華麗的語言吧。這部小說不同於其他幾部那般死去活來,女主愛上了就愛上了,但是放下的也快。比如說有句臺詞就是:“我已經放下了,可是你為什麼要等我放下了才來牽我的手?你當我是什麼呢?”然後男主就會說:“我的女人。”結果女主反應卻是扇了男主一巴掌說:“誰要當你的女人?我要當你唯一的女人。”有時候寫著寫著就會笑出來,因為女主的臺詞很好笑。

有時候正是這種平淡的離別才能夠起到肝腸寸斷的效果。而小編有時候寫小說自己都會寫的哭出來,只能說小編的自製力很差,小編最近寫了篇作文,寫完感覺沒啥,但直到老師批好分數發下來後細細讀了一遍之後,才發現有幾句話寫的好牛,分別是開頭和結尾:露珠之美,在於它從葉子上滴下來的一刹那。風之美,在於它吹動柳枝發出聲響的那一刻。而人之美,則在於靜下心來的那一瞬間。(省略中間內容。)活在當下,活出一份自我與真實,靜下心來觀察身邊的一切,水是清澈的,草是碧綠的,天是湛藍的。添上一抹藍,靜下一份心。靜心之美,則在於那些經歷風雨後的一片寧靜。

今天的隨筆就這麼多了,情深,何奈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