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的秋雨,淅淅瀝瀝,是那樣的優美,似在彈奏一曲秋日細語,又似在潑墨一幅秋水長天的畫卷,如煙似霧,嫋嫋如炊煙一樣繚繞,好一幅自然長卷,彌漫在山色迷蒙裡。風,微微拂面,似愛人的鼻息,灌進鼻孔,幽香而清新,蔓延全身,暖暖地舒心。

天空穿上黑色的衣裳,灰濛濛的一片。慢慢地,深邃的天空飄下細細地秋雨,窸窸窣窣,滴滴答答飄打著窗櫺。打開窗戶,一陳風迎面灌來,不禁打了個激靈,頓感涼颼颼的,全身裸露的皮膚起了雞皮疙瘩,有點不勝秋寒。

前些天的秋雨,淅淅瀝瀝,是那樣的優美,似在彈奏一曲秋日細語,又似在潑墨一幅秋水長天的畫卷,如煙似霧,嫋嫋如炊煙一樣繚繞,好一幅自然長卷,史雲遜彌漫在山色迷蒙裡。風,微微拂面,似愛人的鼻息,灌進鼻孔,幽香而清新,蔓延全身,暖暖地舒心。

仍是細細地秋雨,仍是窸窸窣窣的聲音,淅淅瀝瀝••••••仍是灰濛濛的天,依然有著煙霧繚繞,緣何就沒有了那樣的美感和舒心了?也許是一抹寒涼,喪失了秋雨美好的形象。亦如寒冬臘月磨成牛毛碾成針尖的麻霏細雨,只會討人煩。誰還會在大冷的天有那份雅致去賞美冰涼的雨?

看,連田野上一片片稻子,都不像前一場秋雨裡趁機挺起腰杆,吮吸如新鮮血液一樣的秋雨,給飽滿的稻穀注入最後的養分;而是在秋雨的淫威下,萎靡的東倒西歪,金黃的稻葉頹廢成了枯黃,只有黃燦燦的稻穗低矮著頭,躲在枯死的葉片下涔著傷心的淚。

寒涼的秋雨肆意的下著,一片葉子在雨中旋轉飄零。這不是“草寂鳴蛩,驚落梧桐”嗎,雪纖瘦Google+又讓我想起“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是呀,濃秋了,秋雨無情,那片葉子在雨中旋起悲傷,孤零零的落下。葉子是多麼的悲哀,像是人老珠黃,被樹枝椏決絕的拋棄。它憔悴的躺在地上,任秋雨淋得濕濕的,等待它的命運就是成泥了。或許只有這樣,它才能重生。

冷風抬著雨,雨在風中肆掠,冰涼的寒風陳陳襲來。感到只有秋的蕭條,沒有秋的靜美 了。遠處的山黛,雖然還有著殘夏的影子,披著頹敗的綠,可一場場秋雨淋下,一場場寒冷侵襲,又怎能扛得住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的殺戮呢?

一直喜歡著春天,春風輕輕地,輕輕地呼喚著,呼喚著地下沉睡的生命;地下睡著的生命喲,慢慢的蘇醒,慵懶的探出地面,像是打著哈欠,靦腆的張開惺忪的睡眼,把嫩黃的身姿沐浴在春風裡。於是林徽因的靈感就來了,把最美人間四月天寫得淋漓盡致,唯美在一行行平仄的詩韻裡。

一直也喜歡著夏天,萬物生機勃勃,鬱鬱蔥蔥,葳蕤成一片濃綠。這不正是夏的旺盛,就如一個精力充沛的年輕人,在人生的旅途上跋涉、拼搏。夏天在為它的璀璨恣意的生長,披上濃濃的蔥綠,長成夏日最美的蒼翠。

一直也更喜歡著秋天,物華秋實,這是一個收穫的季節,也是豐收的季節,還可以閑來登高望遠,看叢林浸染,聽秋風呢喃,像大詩人杜牧一樣諦聽秋的神秘,審美“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然而眼前我看不到秋日的美麗,到處是滿目瘡痍的蕭條,還有聒噪的雨滴聲,如果說還有點情趣的話,那就只有李商隱的詩句“留得枯荷聽雨聲”了。

此刻,我已凍得瑟瑟發抖,無心欣賞細細地秋雨織成串串珠線,牛欄牌奶粉像窗簾一樣掛在天空。回房翻箱倒櫃找厚實的衣服,穿上漸覺暖和。真是一場秋雨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