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的原來非荒涼,而是孤獨

好久沒在空間寫過關於心情一類的東西了,但是今天真的很想記錄點什麼。

此刻略帶冰涼的雙手敲在鍵盤上,心裡好亂。茫無頭緒,雜亂無章,nuskin 如新根本分不清心情是好還是壞。我只能想到兩個字來表達——糟糕。

如果是壞,那麼一定壞得很糟糕,如果是好,那也應該是好得糟糕透頂。

我不該難過,因為實在找不到難過的理由,我本該開心,卻總覺得心裡像是有一塊沉重的石頭,感覺無比的壓抑,慢慢的也就變成了憂鬱。也許是性格使然,一貫沉默的我一如既往的喜歡秋天。喜歡涼風吹在臉上,吹在頭髮上侵在身體上那種

冷冰冰卻又帶著點余溫的感覺。當看到喬木葉落,百草枯竭,消瘦的山脊上只剩下陣陣涼風輕嘯的時候,那種落寞感就自

然而然的生出來了。或許喜歡的不是荒蕪,荒蕪於人與物于自然都沒有一絲益處,卻很享受荒蕪帶來的那種荒涼。已不記

得從何時起愛上的荒涼,只知道每到這個時候,總會給人無限的暢意,一些思潮總在這個時候無比的唯美,骨子裡的所有靈感會在這個時候無休止的紛灑出來。

其實好多時候都會懷疑自己,這是不是一種變態的自虐,因為是時所想的都是些悲涼淒然的事。情感上是悲觀和消

極的,那時我不想有人靠近我,不想見到太多的人。一些不適合年紀的老氣橫秋,仿若走過世間一遭的領悟在腦海裡一瞬

間湧現出來。如若歷經金戈鐵馬的沙場老將,到得晚年想尋求一分沒有戰事的安寧,隱于松林竹蓬,夕陽下霞光漫天,泉水叮啉炊煙輕起,茅屋中茶香滿溢。如若功成隱退的名士,唏歎光陰荏苒,無論有過何其偉大的功績到頭來也如這一春草

木一般,得到的只是一撮黃土而已。亦如奮鬥了了半生光陰依然一事無成一無所有的孤寡,惜歎並非力所不及而是上天沒

有給夠的時間,臉上的皺紋手掌上的枯指及佝僂的腰脊不得不無情的告訴他你已經老了。

秋風給了大地荒涼,給了人孤獨。想要的原來非荒涼,而是孤獨。

是啊,孤獨!那才是我的本性。孤獨是另類,另類註定與這個大同的世界格格不入。所以一度沉默,一再往屬於自己的角落裡裝,不願強行進入別人的世界,也不願別人走入自己的空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在自己的世界裡苦了,累了,痛了,哭了、、、

習慣了,習慣了一個人的餐飲,習慣了一個人的忙碌,習慣了一個人的息歇,習慣了一個人的床被,習慣了一個人笑,習慣了一個人哭,習慣了一個人的狂歡,習慣了一個人的寂寞、、、習慣了一個人的孤獨。

是的,習慣了,習慣了、、、都成自然了。

人真的不要去計較那麼多,得失,權勢,金利、、、統統都不要去計較。人的一生,真的不會活得太長。有的時候,一瞬間就是永遠,一秒鐘就是一世,一句話就是一輩子,一轉身就成了永別、、、寫到此處,鼻子有些發酸,不是文字製造了淒美,而是現實造就了悲涼。

所以真的別計較。什麼都不珍貴,感情才是無價的。這短短的數十載真正認識的人不會多得數都數不清,真正能算

是朋友的更是少之又少。過去就過去了,不要老想著去追去尋去挽留。青春也好,感情也好,沒了就是沒了,有些東西是

絕對回不去的,誰都沒有騙你,如新集團是你總是不相信強悍的是命運。其實一直都很清醒,以前看過的所有故事覺得最可悲的人

就是明知不可能還要自欺欺人的告訴自己有希望的人,現在知道一個人走到這一步是一點解決的法子都沒有的。可憐的人

必定有其可恨之處,不記得這句話是誰說的,或許這是這個世界最悲催的話了。其實一直都很清醒,早就知道連理論上都

不成立的事還是一味的執著,不要在不適合的基礎上盲目的堅持,這絕對是句很傷人的實在話。其實一直都實在很清醒

的,可是做不到。如果你真的老過,如果你真的動情過,試問你真的能說放下就放下嗎?

既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佳詞,為何又來相見爭如不見好的殤情詩句?是人的內心充滿了矛盾還是人類的情感太過於瘋癲?最美的距離為何不是近在咫尺,而是在水一方?最深的感情為何不是朝朝暮暮,而是望穿秋水?歸心似箭而又近鄉情卻,不敢多問,唯借‘寒梅著花末’來垂詢。這又是懼怕什麼?亂了,全都亂了,但事實卻確實是真的。真的不敢問來人,真的爭如不見,不如在電話裡問句收完了嗎?在qq上問句你吃了嗎?如今可以想像出那句寒梅著花末問的是何其之費勁?吟出相見爭如不見好的人是何其的傷感?

正是西南好風景,冷秋時節又逢君!多好的事!多美的景!那一張張被成熟侵襲了的臉,那一件件比之十年前華麗數倍的飾裝,那一道道闊別了的菜,那一杯杯載滿了各種情感的酒,那一句句得體得無懈可擊的語言,那一聲聲依然動聽的聲音,那一首首迷人的歌。那些能看出來的不再單純,從舉止間便能洞察出的職業操守能力,那種高於社會底層的魄力和氣質。種種都讓人除了欣喜之外還要加一分放心。從開始的把酒迎歡寒暄暢談到酒精麻醉下ktv醉眼迷離的狂歡,再到暫別就寢,不知有多少值得回憶的畫面,或許這些都將永遠的定格在心中。可是寫到此處,我鼻子又有些酸了。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我是在為自己的單純而難過還是為那些在別人身上再也看不到的單純而高興?是為自己沒有的東西而悲傷還是為別人有太多的東西而喜慶?是為自己一片朦朧的前途而憂愁還是為別人似錦的前程而歡愉?是為自己的不周愧疚還是為別人的無可挑剔感懷?

亦或是頓悟苦短人生,感於聚散的失落,抑或是秋風帶來的舒暢和感傷的集合,若真如此,這股秋風好涼。

寫到此處,夜頗深,身心俱疲憊。每寫此類心情文章,牛欄牌回收總是噴淚不止,按照慣例,再寫下去我又要忍不住了。

所有複雜心情均由聚散引起,那就借一轉身也許就是永別來寬慰自己吧!

浪子,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