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鄉間的小路上 這些天的天氣總是那麼好,風輕雲淡、麗日晴天。雖說已經是冬天,但是溫暖仿佛似煙花三月一般,院子裏的一些樹的葉子依舊綠著,只是不再年輕,添了一些蒼老,落了一些塵埃。陽臺上,那盆梔子花,葉子青青,已有六、七朵花蕾掛著,不過不太張揚,顯得有些害羞,靜默斂雅、含苞靜立;還有那三葉草纖葉繁茂,居然也還在開著些眨眼的小花,一切都是那麼生機勃勃。窗外明亮的陽光射進屋內,照在家具上,或灑落在地面上,都給人一溫暖的感覺,心情也隨之開朗起來了。趁著好天氣,好心情,還有難得的半天休息時間,走出了房門,走在了鄉間的小路上。午後的陽光暖暖地照在身上,給人一溫暖祥和、幸福安然的感覺,如蜜糖一般融化在幸福的陽光裏。

道路兩旁的樹木依然蒼翠,高大的桉樹靜靜地矗立的在道路邊、溝渠畔,桉樹葉在陽光下泛著光亮;葡萄地裏的葡萄架成排地列著,葡萄枝巔上稀疏掛著些青黃的葉兒在微風中顫動;油菜地裏的油菜長得黑油油的,那寬大厚實的葉子隨風蕩起陣陣的綠波,散發出淡淡地青香;枇杷園裏的枇杷枝正低調的開著紛繁的小花,枇杷花雖然不似娟花那樣嬌豔,卻也招來無數的蜜蜂駐足,嚶嚶嗡嗡的,給寂靜的世界增添了幾分生氣;偶爾在道路兩旁,或田地的草叢間,還有一些菊花競相綻放,擺成了各種照型,美不勝收,給初冬增添了一份柔美。無數的小鳥在天地間穿梭,一會兒只鳥輕盈疾飛,一會又成群在田地間嬉戲,他們總是無憂無慮的,顯得是那麼的自由與快樂!

若不是銀杏樹葉泛黃,我還真誤以為是煙花三月時節。跨過田坎、穿過小道、走過小橋,時不時的都可以看見銀杏樹的影子,那獨特的風景線立刻會使你眼睛閃亮,精神一振,他們披著一身黃金羽衣,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出無與倫比的燦爛輝煌,滿地飄落的金色又使人產生對時光的眷戀。黑色的樹幹,金色的樹葉,對比如此強烈,搭配又如此和諧,這是怎樣的一種壯美,這是怎樣的一種神聖!

東風渠兩岸的蘆葦花已經開盡,開始有些枯萎了,蘆葦花絮隨風搖盪,組成了一道略帶淒美的風景。管道裏面的水差不多已經乾渴了,只餘下一段一段的小水潭還趟著淺淺的流水,小水潭清澈見底,在陽光下閃著輕盈、耀眼的波光,水下亂石巡林,偶爾可見些許小魚蝦遊動的身影,還有慢慢悠悠爬行螃蟹,似乎一切都是那麼的悠然與太平。然而,不知從什麼地方飛來一只白鷺落在溝渠裏,水族們便驚慌地躲藏起來,而動作緩慢的、慌不擇路的則一不小心就成了白鷺的便餐了。放眼看去,遠處還有一只白鷺踏著優美的步伐在小水潭上地走著,在淺灘的凸起鵝卵石間還有幾只黑白相間的“點水雀”在頻頻地跳躍覓食,當我想走近些仔細地觀看他們,和他們分享快樂時,卻又警惕地旋即飛起,在空中悠然盤旋一圈後,又在溝渠的遠處落下,繼續他們悠閒自在的覓食生活……

順著鄉間小道,一路走,一路望,一路享受著大自然的風美,眼前出現了一個恬靜的村落。這裏與繁華的都市存在一定的距離,雖然交通也還算便宜,時不時也有現代交通工具駛過,但至少沒有了令人心煩的喧囂聲,給人以寧靜至致遠的感受,似乎這裏是一塊與世無爭的淨地了,就連村落裏的那條田園犬見到我這個陌生人,也只是愛理不理的斜看了一眼,就繼續享受它的暖陽時光去了。在村落裏面的一個開闊地帶聚集著好些老年人們,正在陽光下自娛自樂地喝著蓋碗茶,十幾個老爺子分成了幾堆,有的搓麻將,有的打川牌,有的玩撲克,也有什麼都不玩的,就圍坐在旁邊觀看,他們一面全神貫注地玩著活計,一面又悠然地喝著粗茶;一會兒可以為一把牌輸掉十幾元錢而說笑連天地透著喜悅,一會兒又會為算賬差錯五毛錢而爭吵不休。離著不遠,幾個太婆,正坐圍在椅子上,一邊吹著東家長、西家短的話題,一邊又懶洋洋地曬著太陽,老遠就可看見她們甜甜的笑容。而最開心的還是那個茶老闆了,這麼好的天氣,這麼多的客人,這麼好的生意,只見他美茲茲在茶坐間不停地轉悠、吆喝著“還要幾杯茶…”,而這聲音總是被淹沒在老人們愉悅的爭論聲、歡笑聲之中……

鄉間小路一路走來,吸著自由的空氣,揣著歡悅的心情,踏著輕快的細步,心中逐漸升起陣陣的愜意,真情地感受到了大自然多姿的美麗,初冬、依然有一份清雅安然溫暖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