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之間的也不允許 我們並排走著,似乎一下子有了說不完的話,交談並沒有因為數年不見而顯得生疏,一切還是那麼的自然,但是我的內心深處卻感覺我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可能一直都是這樣,只是我不願去相信這個事實而已。因為這個結果對於我太淒涼,我真的不敢去想,或許這樣的我們才能無所顧忌的款款而談余近卿

對於他我知道我傾注了太多的情感,我知道這都無濟於事,因為我們太單純,因為我們太堅持,可能只是我一個在堅持,但事實卻是這樣,不容我質疑。這樣的晚上,因為有了他我真的很開心,可以說本來我已經慢慢遺忘了他,但是由於前段時間忽然無意間有了他的消息,才開始了偶爾的聯繫,他似乎並不驚奇能有我的聯繫方式,也難怪我們彼此心底以前或許從未有過更深的感觸,我們當時說了很多話,我不知道對於一個我沒經常頻繁聯繫的人為什麼有說不完的話,但他身上確實有一種魅力無法抵擋。有他在的場合,他就是全部人注意力的焦點。

他真的是一個很出色的人,或許不該這樣說,因為他在事業上並無什麼建樹,只是剛開始開闢自己的天地,但是我總覺得將來他會很優秀,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差距,但於我余近卿,應該沒有什麼值得欣慰的。後來他又有聯繫我,但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我想像著沒有他的日子也可以很快樂的活著,我們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對,註定是這樣的我認為。

他總是很認真的做他想做的事,認真時候的表情真的很迷人,我的心本來可以沒有他,至少以前對他的牽掛只局限於某一段時間,但是現在的他卻是如此真實出現在我眼前,讓我想起……..

無所事世的時候總會想起,他已不再是一個我可想可不想的普通朋友,我也不想只定格在朋友這個詞上.但又能如何,註定不可能發生的事又何須強求。他再次聯繫我的時候,我絕然的掛余近卿掉了電話,我不想再這樣下去,或許他一直以我為可以隨便談天說地的朋友,他有什麼開心的不開心的煩惱的憂愁的都會和我傾訴,難道我就一直要做一個他需要時候的聽眾嗎?我不要,我絕對不要。我也需要一個可以,而那個人又在哪……我深知我只是他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朋友他的身邊總是少不了俊男靚女,他的人生路上絕不會留下我的足跡。

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的糾結,我要讓他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我不允許他溫柔的話語再激起我的憐憫,我不要,就算他不明白,他傷心難過,我-----也無所謂了。

把他封鎖在我記憶的最深處吧,不允許以任何的理由再想起他,只當他是一個你生命中的完美主義者,再好的花也有凋謝的一天,再好的人不是你的,又何苦讓自己不快樂呢?就這樣吧算了一切也該結束了,就當他沒有出現在這個城市,像以前一樣的生活吧。聰明的人是懂得放棄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的,至少這樣不會讓自己最終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