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一心一力  時間:2018-02-27

發展性消費,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消費?在先期發達的國家,曾經是個什麼樣子?在全球科技同步發達的今天,又是什麼樣子?在我們的認知能力內,希望“發展性消費”應該是個什麼樣子?而市場上,產業和企業拿出的升級產品,又是什麼樣子?經濟社會從“生存性消費”,進入“發展性消費“,巨大的變化,巨大的機會,也有巨大的未知,我們還對這個“巨大”的度數沒有底數。因為這是一個新高原。

bashang180227a

“發展性消費”的新高原

我們世代都是在為“生存”跋涉,發展來得太快,社會和個體都還來不得及進化到適應發展,於是各種基因突變的症候呈現。中國式的排浪式消費曾經是世界奇觀,排浪式背後的社會心理機制是“別人有的,我也要有”,旅遊消費今天還在這個“排浪消費”的中晚期階段。進入中國式的“檔次消費”階段之後,那種惡俗的炫耀和“砸鍋賣鐵買買買”的拜物情結總爆發,直叫“孔子失色”“老子嚇尿”“佛祖扼腕”。我們創造的特色的消費觀念,一個叫“中國式浪費”,一個叫“為面子花錢”,一個叫“儀式性高消費”,底子裡都寫著“窮得只剩下了錢”。不能把我們的失衡失重失態簡單歸結為個人的素質和心態,本質上說,工業革命必然會帶來時代之變、人之變。人之為意義動物,需要發展,需要蛻變。“發展性消費”是人類社會必然的階段。

發展性消費,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消費?在先期發達的國家,曾經是個什麼樣子?在全球科技同步發達的今天,又是什麼樣子?在我們的認知能力內,希望“發展性消費”應該是個什麼樣子?而市場上,產業和企業拿出的升級產品,又是什麼樣子?經濟社會從“生存性消費”,進入“發展性消費“,巨大的變化,巨大的機會,也有巨大的未知,我們還對這個“巨大”的度數沒有底數。因為這是一個新高原。

先期進場的試驗

工業化比較早的發達社會,已經被這個升級帶來的“發展”繁榮了100年,同時也困擾了100年,糾結了100年。過去我們離著“物質滿足”距離還遠,隔岸觀察“高原人行為”,覺得他們的各種”玩法”是“作”,是“吃撐了”,習慣用一個經典但是簡單粗暴的論斷,說是資本主義帶來了“物質極大的滿足,精神極度的空虛”。今天我們身臨其境不再以那種超然物外的批判思維,對那些進入“後工業時代,以巨大的心理動盪和社會思潮為代表的發達國家物質消費和精神生產現象”進行解讀和“破解” ,而是可以從更高的視角,把這些先進場者的探索,當做人類物種共有的“精神上的不滿足”,理解他們對“新消費意義的建立”,以“同理心”共同探索新高原的願望。

美國在從生存性到發展性躍進式發展的過程中社會生產表現出的活力和繁榮,成為首屈一指的消費王國。上世紀初到二戰以後的後工業化時期,大生產和技術帶給社會的進步是史無前例的,大眾消費第一次革了“階層消費”的命,由此獲得“庶民的勝利”。福特製是個標誌,老福特的“每天工作8小時,每天5美元工資”制度,讓福特T型汽車成為基本消費品進入大規模生產和大眾消費領域。大規模生產和大眾消費成就了包括電影電視,主題公園,流行音樂,快餐文化各個工業化的消費領域。

但是,當“技術能到達的所有領域”,都被美國人創造為消費產業,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新產品,新行業,“爆炸性地”發展,“玩兒”出了人類種種新的消費方式、娛樂方式、商業方式,人類卻在物慾中沒有了方向。思想、媒介、經濟、社會、宗教,不同角度看到這個時代的“病態”和消費的“異化”。西馬研究者還認為,這是資本主義的罪惡。是操縱消費的人,製造了各種“虛假需求”,由此顛倒了人與商品的關係,使人成為了為商品的消費而存在。不是消費的“異化”,是人類的“異化”。

bashang180227b

然後怎麼樣了呢?在美國,幾十年的大生產大消費把社會改變了。富豪還在,窮人還在,貧富差距還在,中產階級壯大,新中產階級壯大,把社會的橄欖球撐起來了,第三次第四次產業革命遙遙領先,美國人對消費“異化”不那麼害怕了。新科技引領,美式生活方式演化成一種時代感滿滿的“生活方式”,普及到大眾,影響到世界。在全球化的今天,還有幾個角落能夠倖免於工業革命+美式生活方式的影響和輻射?這讓後發展的地方,默然地認為現代市場消費就是就是這個格局,參與其中就是現代,接受就是“發展”。

元問題

今天我們也走到這個風景帶了,一邊是社會發展不充分不平衡仍然嚴重,一邊是消費進步,社會進步,“發展成果的共享”,人心向上。但是“人的異化”來得也很快,每個人都感到深受那種“窮得只剩下了錢”的“消費社會”“消費主義”現象刺激。但是今天的中國人,除了意識形態的批判能力,還具備了強大的創造新生活的能力,我們對人類和自然,生產和消費,對那些重大的社會發展問題,具備了在實踐中創造,在實踐中思考,在實踐中解讀的能力。

今天我們再看鮑勃里亞《消費社會》,突然對當時的人和事,有了一些批判之外的“懂你”。面對一個前所未有的物質社會,鮑勃里亞和當代很多的哲學家和社會學家都看到了消費行為在滿足生存之外,還在大幅度地“進攻性”發展,應該有其理由,人們需要整個理由。所以,鮑勃里亞幾乎是“一根經”地發掘消費行為的強大的社會作用和意義,建立了他的消費“符號學”“語言學”價值體系。他說消費行為只是中介,消費物品作為一套意義系統,建立的是人和人之間的象徵關係。消費行為,就是消費關係。此刻知道了,這套說法,無論對錯,都算是對人的精神需求和人的發展的一種意義構建,是在“新高原”上的一種勞作,一種探索性解說。其實這樣的探索者是一大批,戰前戰後各種後現代社會哲學思潮都產生於這樣的“高原”土壤。《娛樂至死》《波普文化》《消費社會》各種流派,說的是文化,藝術,商業,實質是以各自的思想學說為工具,在這個物質社會和精神世界的“新高原”的探路,希望像航海時代一樣,找個什麼航線就可以為人類的發展找到意義,建立一個新的意義系統。我們40年一直只用“批判了資本主義社會”一句話總結各色人等的發展探索,也太粗糙了一些。真正的批判思維是指向建設的,我們看到在精神需求這個高原上的探索,有風景,還有陷阱,走起來還是相當的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