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創業新聞 https://meet.bnext.com.tw/articles/view/40351

04 / 16 / 2017

Airbnb 是共享經濟的代表企業之一,它是一個讓用戶出租住宿民宿的網站,提供短期出租房屋或房間的服務。前不久它正式擁有了中文名:愛彼迎,以表達它對中國市場的重視。

現在 Airbnb 在中國市場又多了一位競爭者——美團點評,這家以團購被廣大消費者所熟知的公司上線了住宿分享平臺榛果。

根據資料顯示, 榛果民宿首批房源覆蓋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以及杭州、成都等重要熱門旅遊城市,預計今年年底覆蓋房源達 15 萬 。

除了榛果外,Airbnb 在中國的對手還很多。

Airbnb 的對手:中國國內民宿分享平臺

近年來,中國國內的分享住宿行業已經湧現出一批企業。如途家、螞蟻短租、小豬、住百家、木鳥等。這些企業中,成立於 2011 年的途家是融資意識最早的公司, 途家公開資料顯示:

  • 2012 年 5 月途家獲數千萬 A 輪融資,投資方有光速創投、鼎暉創投、攜程、HomeAway。
  • 2013 年 2 月,4 億元人民幣融資,投資方為攜程、GGV、光速創投、Homeaway、鼎暉、啟明以及寬頻資本。
  • 2014 年 6 月,途家確認完成 C 輪 1 億美元融資。
  • 2015 年 8 月,途家新一輪 3 億美元的融資到賬,公司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

 

 

ifanr愛范兒

 

 

緊跟其後的是小豬:

  • 2016 年 11 月,小豬宣佈完成 C+ 及 D 輪融資,金額為 6500 萬美元,愉悅資本和 BAI(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領投,晨興資本、今日資本與和玉資本跟投。其中,C+ 輪是在 2015 年底完成,投資方為今日資本。

多數情況下,不少人將這些企業看作是 Airbnb 的中國學徒,但這些企業在定位和切入點其實也存在著較大的差異。商業模式上,中國的房屋共享可以分為 B2C 共享和 C2C 共享,也有的企業會交叉涉足兩個模式。

其中,途家也是 B2C 模式的代表企業。公開自資料顯示,羅軍之前曾擔任新浪樂居、易居中國高管,對房地產市場相當熟悉。途家以房地產開發起家,因為這一背景,途家掌握了大量的房源。一開始,途家向用戶提供的房源來源於途家自己旗下的房產。

小豬則代表了另一種更像 Airbnb 的房屋共享模式,其所有的房屋來源都是來自個人房東。小豬 CEO 陳馳認為 C2C 模式才能真正發揮共享經濟的作用。

不過途家在發展的過程中,策略也不斷變化。2016 年 6 月 ,途家收購趕集網旗下的螞蟻短租,對其後來增加的房屋共享 C2C 業務實現了補充。此後,途家 2016 年 10 月又完成了併購攜程旅行網、去哪兒網旗下的公寓民宿業務。至此,可以說中國與 Airbnb 對峙的企業中,途家站在了最前面。

傳統酒店品牌也看上民宿這款蛋糕

 

 

ifanr愛范兒

 

 

Airbnb 帶起共享房屋經濟的熱潮,除了出現一波同行的競爭對手外,對傳統酒店也的影響也不小。不管怎樣,房屋共享也算是住宿行業的一部分,用戶在選擇入住民宿的同時,也就意味著傳統酒店失去了一筆交易。

根據艾瑞諮詢數據顯示,中國線上短租市場規模逐年增長,2016 年交易規模達 87.8 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增長 106.1%,預估 2017 年交易規模將達到 125.2 億元。
與之相對的,是現下傳統酒店、經濟型酒店正處在表現欠佳的時期。因此,傳統酒店也在 Airbnb 的衝擊下開始尋求轉型。 Airbnb 提出的非標準化住宿的概念也被傳統酒店重視起來。

  • 2015 年 3 月,首旅酒店與山裡寒舍共同出資 1000 萬元成立首旅寒舍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定位為高端鄉村精品度假品牌,正式進入民宿市場。
  • •2016 年初,如家酒店也宣佈進軍民宿業,借雲上四季民宿平臺吸引業主進駐。後來,如家又推出了新品牌如家小鎮。
  • 2016 年末,布丁酒店發佈公告,宣佈民宿業務上線,在北京、成都等 13 個城市開通了民宿業務。

此外,民宿市場的酒店企業還有城市名人酒店集團、開元酒店集團等等。

除了紮堆民宿外,傳統酒店也更加重視用戶的體驗。而從酒店們做民宿的方式來看,多數商業模式為 B2C。這種模式最大的優勢是能為市場提供標準化的產品與服務。但也有人認為,民宿酒店的生意味太過濃重,削減民宿特有的情懷與溫度。

要承認的是,傳統酒店累積的住宿業管理經驗、營運能力以及品牌效應,不論是對 Airbnb,還是途家、小豬來說,都是是極具挑戰性的對手。

凡是對全球市場抱有希望的公司,都不可能忽視中國市場。僅僅就共用經濟領域來說,Airbnb 也不是第一位。在 Airbnb 之前,另一家共用經濟的代表企業 Uber,在經過一番轟轟烈烈的燒錢大戰後,以出售中國業務給滴滴為句點,退出了中國。

民宿這種房屋共用的場景要比共用出行的要出現得更早,但至今沒有打響 Uber 和滴滴那樣大規模的戰鬥。不過看起來平靜的表面之下,這個市場的玩家越來越多,暗戰也早就開始。

本文授權自《ifanr愛范兒》,作者:陈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