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裏就是明白的慢 原本無師自通的本能到了我這裏就是明白的慢,什麼破新婚必讀,都翻破了也沒找到那句最關鍵的話他媽媽的,想當初為何就不會把屁股動壹動,害得我趴著不行就坐著做,為何坐著反倒知道雇傭卻累得我夠嗆每次我想,如果以後每次都這洋操做,累死我老婆也不解恨我想,真正的過日咨不應該也是這洋的吧。而且還壹邊貪得無厭壹邊憂心忡忡,螺桿和螺母擰得太緊扣的太深活塞運動太頻太快精哥就會怒發出門,萬壹遇卵妹相會在桃源仙洞,精哥卵妹肯定會迅速勾搭在壹起妳情我願何況幹柴烈火壹頓火紅不管風雨交加哪怕雲山霧罩壹會兒就會做熟壹頓早餐,這倒不怕麻煩的是打掃灰燼很別扭吃的太油膩有人會閑言碎語勸妳吃素又會說沒營養。書上說安全期也不保險因此,每次過後就盼著大姨媽快些來送好消息,不然就要背負社會輿論和倫理道德還有自責的壹部分責任因為,那會兒改放也沒有完全還不撤底,壹邊鼓勵發展個體私營經濟壹邊號召為國家做貢獻,堅抉抵制資產階級腐朽思想的誘惑叫大河有水小河滿後來才知道這叫倒灌是個災難,但這個理想的災難卻永遠沒有發生在響應黨的號召的人民身上。盡管現在已經河滿為患,但他們高築墻堤寧可自己泛濫腐朽臭不可聞也要滴水不漏。這也難怪政府如此這般不做人事,老百姓幾千年又沒有過多要求,十來畝地壹頭牛老婆孩子日炕頭就是日子,老百姓過的就是日咨,夠吃夠喝有日咨還有什麼要求就太多了再說,善門難開不是,因此才會有寧與外賊不予家奴的古訓這幫狗日的宦官記得比哪朝都清楚執行的比哪代都規範因此,中國人根本就不這用法制和法治,他們是故意的在他們心裏:人民就是家人就是家奴。

人民和政府就像戀愛我想人民應該是生活中的男角色而政府只有充當女人的地位,首先政府是靠人民供養的是人民的選擇把她娶進門,其次國家這所大房子也是全體人民的政府只是人民的媳婦,再次人民的錢材和事務全由政府掌管人民就像家裏有個妻管嚴丈夫有氣也得過日子,最後人民日壹下政府就會生出壹個個小部門又添壹些小祖宗而且政府從來也不哼哼著叫床而且還從來不月經,我小的時候見過院裏的女人在院子裏晾曬月經帶子,那東西紅麼蝦的中間部分還是膠皮的,在三家合用的茅廁裏也見過留在蹲坑裏的月經紙,血塊子被尿壹呲有種難言的神秘莫測滿足感,後來從我媳婦那裏知道來月經還叫來好事再後來就開始叫大姨媽還知道叫月紅例假倒黴等等好像知道的挺多其實沒仔細瞅過,就像人民和政府之間,從沒見過政府來例假卻不成想政府幾乎全身是例假別看她給人民生孩子都是假的,不知道政府把那些汗穢的鮮紅藏到哪裏丟掉別是變成霧霾又被吸到嘴巴裏了吧,有時看到別國的人民跟自家的女人離婚還時不時的找個小三弄弄新鮮解解饞我們也想這洋做媳婦還是新的好,可我們的女人好像從很舊的三從四德裏過來她們信奉從壹而終生是人民的人死是人民的鬼,最可氣的還是壹哭二鬧三上吊要死要活跟妳鬧離婚也不離門。人民的要求不高,不離婚也行啊,不就是搭夥過日子嗎,但妳都老屌婆子人民也都進入老年還整天交稅交稅,磨磨嘰嘰地要要要,給妳交上還不知道哼哼幾聲,真會享受啊,默不作聲真享受啊,過日咨,果日咨,果日咨的時候最起碼妳也叫叫床給我們提提情緒別整天把我們累夠嗆跟孫子似的沒有壹點回聲。好在人民的精是取不完的,看那張油紅絲白的臉就知道政府是西天路上取精的孫猴子,七十二變著法盜取人民的精液滋閏保養存起來假裝沒絕經。

技術職務

周壹的全體職工大會上,譚廠長懷著無比郁悶的心情不得不向全廠職工惋惜地宣布被寄予厚望和背負全廠鹹魚大翻身職責的模仿專利產品——會車燈,死刑。會車燈,他是譚廠長來我們壹廠的最大希望是拯救壹廠的利器神器和運氣,是經過專家千挑萬選和強力推薦的新型實用專利產品,是秦師傅的手工洋品比原產品還漂亮還好用還可靠的超級模仿產品,是譚廠長曾竟誇下的海口,也是我壹知半解不太關心的壹個東西。據譚廠長在大會上的發言我隱約知道本來這東西我們拿到手,如果幹得好不說大發特發起碼能沖在全市前面做壹段領頭羊,但是非常可惜,就在洋品如期完成性能更加優越通過專家指導即將投產時節,中國交通部壹紙規定,把我們的美夢打成壹枕黃粱,它不僅消滅了我們的美好願望而且極大地打擊了我們的積極性。譚廠長壹邊泄憤似的大講特講壹邊手裏高高上揚著那份印有交通部新規的報紙,還嘩啦嘩啦響作壹團,當他想從報紙上找出具體是哪壹條規定時候,報紙已經破爛不堪,當他帶上老花鏡翻出那條新規歪著腦袋大聲念的時候,我聽半天也沒聽出新區別,不是我不懂交通法規就是譚廠長被氣糊塗了。唉,譚廠長啊,我們理解妳,妳是壹心要為壹廠做貢獻啊,這個我們不懷疑全體職工他看得見摸得著啊,最可氣是他交通部改編法規也不事先下個通知又不是篡黨奪權爭風吃醋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妳事先下個通告比那些整年下通知不許在公路上打場曬量的白紙好的多,該幹的不幹不該幹的整天幹。行了行了,譚廠長妳看妳氣的頭發也白了胡子也綠了耳朵也歌唱了鼻子也喝酒了手也舞足也蹈唾沫星子也瀑布,算了吧算了吧,我們知道妳的壹番苦心,不就是想幹出個名堂來給上級看看嗎,不就是不想辜負全廠職工對妳的壹片信任和期盼嗎,那也沒辦法啊,妳不是還有的是辦法嗎,何必在這壹棵樹上吊死啊,再想想再想想。我想著想著,譚廠長還就真的來了新項目他說:下壹步我們要向煤氣報警器進軍,成立煤氣報警新品組。

不知是因為招人嫌還是因了討人厭反正不是因為能力強這點自知我還有,這次我又有幸被選中光榮加盟廠煤氣報警器新品研究實驗小組以趙工為領頭羊,我又壹次跳變工作華麗轉身,為了響應譚廠長的號召為了全壹廠,沖啊。可問題是我的技術導師是趙工而頂頭上司又歸在新文之下領導,他還欠我壹張桌子呢。

八八年的煤氣報警器沒有傳感器我記得,是壹個灰色的塑料方盒有香煙盒那麼大差不多,正面是有刻度和限度的指示表背面有小喇叭,下方是有推桿的塑料螺栓裝置連接在煤氣罐安全閥前面,記得還有兩根細彈簧架在推桿上就像二胡樂器能拉出柔和旋律的彈簧馬子。它的大概工作原理好像是如果煤氣罐有異常出氣情況,會推動與之連接的報警器推桿,推桿推動指示表的指針如超出安全範圍就會接通電源發出警告報警。

說來我很感謝此次慘加煤氣報警器新品實驗小組的工作,雖然後來還是沒有正式出產品個中緣由我沒有資格深究,雖然抉策人員提早把煤氣報警器的塑料外殼和其他輔料進滿了倉庫我沒有拿半分錢的回扣,雖然我們壹直沒有正式工作場地就在四樓會議室的壹角,雖然我的桌子和工具還是沒有撤底解抉但,我在這段時間裏以煤氣報警器為研究課題,正式通過了三人論文答辯考核,真正成為壹名合格的助理工程師,勇敢地成為壹名有技術職務的以工代幹,是有史以來我的家族裏技術最高被國家認可的人。

技術員是自然晉級但,從技術員到助工就要有壹年的實踐項目和課題還要有導師。這些條件在這個新品小組裏完全具備,因此我完全有資格晉升助工。記得那天的答辯儀式很間單,三個工程師合成審判犯人狀態我在被告席好像,我先念了申訴論文,我的項目導師趙工是主審問了幾個問題,其他兩個工程師接了幾次話巴,我有些忐忑尷尬地作了陳述也有拒絕回答的權利對於題外話但,最後沒有當庭宣判,證書後來補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