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ㄋ兩個多月,拖著行李與剛拆石膏且不太配合的傷腳,踏上今年的初次旅程。
一段時間沒帶團ㄋ,公司長官特別關照,在派團時配合醫師的指示,不要給傷腳過多的壓力,少走樓梯、坡路及崎嶇不平的路,讓骨折處尚未長好的外緣,能完美的封合,不要留下後遺症,恢復至受創前一般。

開工就接ㄋ個江南團,世博結束的這兩年只去ㄋ一趟江南,說起來還真有一點陌生。

這團24人含11位小朋友,大陸團很不容易有一群小娃娃的,接著ㄋ團員感到有點熱鬧。食衣住行娛樂購,還是要盡情的說明,行李的注意事項,還有在冬季希望團員盡量多喝溫水,少飲接近零度的室溫水,以免身體不適,弄得水土不服,甚至於上吐下瀉,那可就玩興大減ㄋ。
看著孩子們的戲鬧,我繼續說著江南的天氣,恭喜他們這次大年出遊有機會碰到下雪,但也希望能與我ㄧ起祈禱,並每晚燒一柱好香,一切祝福與好運,將在新的一年降臨於我們,還要加一場瑞雪。

三天下來跟小朋友玩的都很熟,在蘇州絲綢工廠起ㄋ大變化。不知是蠶寶寶的關係,還是寢具的問題,竟有一名4歲的小男生跑來舔我的手背,咬我的外套,抱我的大腿,在我的世界是不曾發生過的事,我驚嚇、躲避。

看全場的孩子都很High,原來負責攻擊的小男生對我是癡迷的,後頭更有著一群軍師聳恿著他如何做,我這輩子為何只有孩子緣與長輩緣,這種境遇為何不是由美眉來負責,那我便會勇敢的接受欺凌與戲謔,讓她也從我的手背開始舔……
 
在無錫的晚上,氣溫已達到零度以下,九點後雪花在空中飄舞,趕緊電話通知所有的團友~下雪ㄋ。
 
明華經理的親友團為ㄋ讓我背脊嚐雪,將冰雪送入我的睡衣裡,同時踩ㄋ我不太配合的傷腳,她真是辛苦……,又胖(腫)ㄋㄧ點。

除夕的早晨,酒店外面的地上已是一層白雪。我們去遊蠡湖時景色更美,我跟小朋友們打著雪戰,玩的不亦樂乎,但終究敵不過低溫......
年夜飯在上海著名的外灘用餐,先讓客人到灘邊的觀景台逛逛,欣賞外灘的迷人的景色。

一會用年夜飯,司陪餐是挺一般的,我們自己加著菜,喝著熱茶,愉快的送走既將過去的一年。
 
在浦東外高橋保稅區的酒店,守夜迎接新的一年,她將燦爛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