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佳人,夢醉江南。醉過了光陰,醉過了歲月山河,醉過青春年華。醉一曲桃花香滿園,醉一縷春風繞滿懷,醉一場花事入夢來。輕輕搖擺著春的腳步,踏入春的門楣,如花似玉的嬌顏媚了春光。
穿著白色旗袍,點眉入畫,明眸如水,含情脈脈,溫良如玉。細雨點點,淅淅瀝瀝居二按揭 ,霧雨朦朧。撐一把紫色的傘,扭著窈窕的身姿,走出一段帶著憂鬱又嫵媚的時光,唱著小曲,寂寥又彷徨。
舞一段夢幻流年,盼一份茉莉花香的愛情。一抹清香,飄過髮絲,回眸顧盼,一場盛大的白色怒放在眼前,佳人如徐,流年如夢,入詞入詩,作曲作畫,心懷小橋流水,蕩漾著清泉裡的柔波,分外陶醉。
夢裡相思幾許,許一段白色的夢境。濃濃淡淡的茉莉花香,在春風沉醉的夜晚,飄過佳人的烏髮,佳人迎著風,鼻著香,光著腳丫,在花叢中翩翩起舞,這一段舞,如夢似幻,如泣如訴,哀傷而婉約。
醉一場歲月如煙,夢一段花開半夏。半遮半掩、羞羞答答,如那含苞待放的荷花,等待那情郎來相會。夏光燦爛,清風微暖,送來十裡荷香。幽香緩緩,如縷縷清煙,繞梁三日。
下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雨,遇見一位閃爍著晶亮眸子的情郎。那眸子,與荷花撞個滿懷,來不期而至的約會。這深情一吻,便喚出了未名湖畔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夏日的薰衣草,送來浪漫的紫色。夏日炎炎,微風吹拂,江南佳人,戴一頂白色圓帽,穿一身紫色紗裙,長髮及腰,眼眸閃亮,畫一紫色淡裝,小唇微啟,燦若桃花。一身仙女的打扮,一段紫色的時光居屋貸款
與親愛的人啊,在紫色的花海裡縱情舞蹈,心花怒放,心如夏光。花開半夏,如詩如畫,開在佳人的心裡,開在這個蜂飛蝶舞的時光,開在紫色如雲的浪漫裡。在鮮花盛世裡,走出一段羞澀又曼妙的時光,如在仙境,婉約成熱情。
醉一場五彩斑斕的芬芳,夢一段燦若星辰的花事。細雨紛飛,秋風微涼,挽起層次分明的秀髮,穿一身褐色緞綿,描眉細緻,唇色性感,與滿院的月季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擁抱。
月季若情,佳人如花。情在花中開得絢爛,開得可愛,開得迷人。那份情,濃烈醇厚,香甜怡人,熱烈輝煌。五顏六色的月季,給佳人一段敢愛敢恨、纏綿執著的繽紛時光。
滿城秀色皆風景,最是悲壯楓紅時。一片、兩片、三四片,片片楓紅漫天飛舞。愛到情濃,愛到天涯,愛到海角,愛到情深似海,永不相忘。情感濃烈,以血色為證。楓紅,也有自己的清香,淡淡的,帶著秋光的味道業主貸款
愛到花事荼蘼,紅葉紛飛。雖然佳人在楓紅的世界裡孤單一人,可,彎腰,蹲下,低眉,含淚,拾起,親吻,默念,一幕幕往事如楓紅酒滿整個世界,在佳人心裡,留下安然與溫暖。等待,是她現世的宿命。
醉一場芳香如雪的時光,夢一段現世安穩的情緣。雪花,輕盈落下,在空中悠悠旋轉,靜靜的,默默的,不言也不語。戴一頂白帽,穿一身白色羽絨服,雙手捧著飄落的雪花。雪花,很美。美得純淨,美得晶瑩,美得透亮。
天地淼淼,雪花飄飄。一顆晶瑩的心在風中顫抖。即使兩地別離,即使勞燕分飛,即使貌合神離,也融化不了佳人純潔的心。雪花,很美。如佳人的心境如水、冷清玉潔、香凝如玉。
這一顆心,經歷風霜,依然單純潔淨,纖塵不染。傷心總會有,陽光總在冰雪後。仿佛在雪花飄飄的深深處,會看見一隻雪狐,那是佳人愛情的現世。她的愛,化作了靈動可愛的雪狐,在漫天大雪中飄忽遊歷。
雪的精靈,讓世界純淨,讓世界美好。一顆如雪花般的心靈,雖然無處安放,要在天涯海角裡漂泊,尋找屬於它的溫暖港灣,可是,濃濃的白色氛圍中,分明讓人聞到了春天的味道,看見了春暖花開的未來。
江南佳人,夢醉江南。苗條淑女,君子好逑。美若天仙,心地純良,明眸善睞,多愁善感,溫良如玉,嬌羞嫵媚,婉約熱情,可愛迷人,純潔淡然,如詩如畫。
江南佳人,在水一方。絕世姿色,傾國傾城;才貌雙全,敢愛敢恨;心細細膩,善於幻想;心存美好,活在當下;至情至性,天真純潔。
江南佳人,有著春天小巷裡的彷徨與憂鬱,有著茉莉花般的芬芳;有著夏天荷花的幽香,有著紫色薰衣草般的浪漫;有著秋天月季的斑斕,有著楓紅的豔麗;在著雪天雪花的純美, 有著雪一般安靜的馨香。
春風,夏雨,給她美好而浪漫的愛情,她卻沒有得意傲慢;楓紅、雪花讓她的愛情變得感傷而孤單,她卻沒有放棄希望。
江南佳人,如詩如畫。讓我們祈禱,美麗善良的佳人在四季的景色中都能得償所願,看遍花開花落,雲卷雲舒,一切安好,美麗如初。